院牧情真 – 林慧莊

 林慧莊 九龍醫院院牧 

每晚走上床前,都被那些大大小小的「公仔」吸引著我,每當細意欣賞它們的時候,腦海中總讓我浮起它們背後的工藝師傅 — 是他們賦予生命,讓它們擁有獨特的性格,以及那份無可抗拒的吸引力,我又怎能不讚歎天父的奇工?若不是祂願意在我生命中畫上彩虹,今天的生命又豈能如此?

一個禱告、一個立願、一個回應、帶領我踏上這事奉的路途……

從沒有料到,在1987年參加包樂佈道會後的第二天,我的坐骨神經竟出現了毛病。與此期間,母親亦因中風入院,而我是家中的長女,家中的責任便很自然的落在我身上,當時我也不知何解,每刻也感到疲累,總是不夠睡,而舅母責罵我沒有責任感,而當時連醫生也認為我詐病,至後來終於捱不住,連我也被送進醫院裏去,那時才發現患上了風濕性心臟病。親人的不瞭解令我感到委屈與難受,再加上自少便懼怕進醫院,要獨自面對真的有很多恐懼。後來有一位姊妹常來醫院與我分享信仰、祈禱。此刻,祂又再次進入我的生命當中。

當時由於要吊藥水,但手上的血管卻很幼,故此醫生要給我做一個「吊喉仔」的小手術,當時心裏又怕又痛,令我無法接受醫生這個提議,故此他們不斷的走來勸導及鼓勵我,然而當我願意決定接受的時候,卻發現原來這個方法不能用在我身上。在這經歷的反思中,讓我體會到上帝早已知道我的境況,及早已為我安排一切。當打針的日子漸近尾聲的時候,不舒服的感覺又再次出現,每當針筒進入我身體的時候,便感到肚痛、發燒,而且越燒越高,至後來被送進深切治療病房,亦因而讓我對生命有更多的反思,向神不斷的尋問,從體會至明白祂的心意,要我順服在祂的管教中,祂不單讓我體會祂的憐憫,更教我不再作一個任性的女孩子。

在我出院後不久,卻又發現我的心瓣壞了,要接受一個換心瓣的手術。在我被推進手術室之先,曾向父神禱求,因而讓我在醫院接受治療期間,在不同經歷的片段中,也讓我體會父神的保守與看顧。以驅使我仍躺在病床時,不斷向父神獻上感謝的禱告,甚至願意向父神作出立願的回應:「我願意進到醫院服侍祢。」

再踏上的時候,不再是膽怯,是恩典的開始,是看見上帝把腐朽的生命化為神奇………

1998年,終走進醫院事奉。但踏進99年的年頭,我又再患上「系統性關節炎」,這次讓我更深經歷生命的無助,從沒想過拿起筷子、執筆,甚至動一動手掌也是一件艱難的動作,醫生告訴我身體的一些關節會有變型的情況,甚至內裏會有四個不正常的抗體攻擊我。但當中亦有感恩的事,本應我的病會引致我有血管閉塞的情況,但我已因心臟的緣故,長期服用薄血藥,故此血管閉塞的問題得解決。但要面對病的事實真的難以接受,身體已經有不少的痛楚與艱難,豈能再接受呢?這些的痛楚也使我痛不欲生,這使我回家爬往床上哭個不停;獨個兒的生活,缺乏照顧,當時可以做的就只能向上帝求。還記得曾向祂求告說:「在過去的日子中,你讓我得著安慰,難道今次你不給我安慰嗎?」就從這一個求告開始,祂不單強化我的信心去面對任何痛楚,更教我懂得依靠祂。

無論在何境況,我都已經學會了……

2010年的9月,在身體檢查中,醫生發現了我的身體出現了腫瘤,雖仍有待檢查,但那刻的宣告,心情真的沉寂下來,要迎接這個「新朋友」的來臨,豈是一件容易的事呢?當刻按著心靈的引領,回到教會安靜下來,定晴著教會外牆的一幅聖經圖畫,其中的一個聖經人物約拿,就放在我眼前,心裏更出現兩個字「放手」,若然您的生命乃屬於祂的,便讓祂來引領吧!這聲音在我裏面圍繞不住,肉身上的痛楚使我無助,頭髮的脫落使我心寒。但當安靜下來,回想這二十多年的經歷,若不是祂的看顧,還能如此活著嗎?還能如此服侍嗎? 經歷了數星期的掙扎與安靜,我終為自己下了一個決定—學習迎接那位新朋友,與它相處,與它共存,一切交由父神為我決定。經過這禱告後,痛楚仍然與我共纏,但內裏卻平靜下來。因為祂因著我的境況,為我的生命又添了另一位「好朋友」,它的名字叫—勇氣,使我在病痛煎熬下去,仍有信心的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