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夠用

“恩典夠用”是羅慧娟常掛在口邊的話,也是她為自己安息禮所定的主題。從追思會出來,思緒還縈繞著關於她的片斷和這句話所蘊含的意思。

與羅慧娟認識在01年,印象比較深的是03年SARS的時候,那時TVB有一個特別節目,我也有參與。在錄影廠見到她,她知道我不熟環境,就整晚帶著我,又拖著我的手東走西走。她是知名藝人,這樣的熱情反讓我有點手足無措。那天之後,彼此就相熟了。08年《關心》曾邀請她「真心分享」,因此她也算是院牧事工的同行者。

羅慧娟潛水意外失聰,因而要放棄演藝事業,後來又有抑鬱症,之後更有癌症,生命的盛年都是在艱難中渡過。但她卻一直相信,也一直經歷“恩典夠用”這寶貴的應許。“恩典夠用” 是取自保羅三次求主醫治卻沒有結果,得來的只是一句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 9)。因此,這雖是積極的話,但說的人卻必然是在消極的境況中。

絕處逢生,病得醫治,當然是一個見證。因為無論是困難或疾病,我們都希望能夠解決和痊癒,甚至認為這樣才能見證上帝的愛與大能。然而,更多的結果是我們所期待的「神蹟」並沒有發生。但如果有人承受著苦難或疾病,卻仍然流露喜樂和平安,或許會更令人刮目相看──他怎能有這樣的力量和盼望?這樣的見證甚至更能感動人轉而投向這位受苦者的上帝。因為這位受苦者讓人相信有一位大能和慈愛的上帝,在人受苦的時候,祂會不離不棄。並且給人力量勝過疾病與苦難。羅慧娟的經歷,就是這樣的見證。

所以,絕處逢生,病得醫治,雖然是容易吸引注意,但在病患關顧的服侍中,我們卻避免「放大」這些見證。這並非不期望它發生,亦不是否定它能鼓舞人,而是那並非是唯一的「神蹟」,也是為了要更專注的與受苦和患病的人同行。

有一個例子或許有助說明這個道理。一位母親把孩子帶到一個訓練了不少奧運金牌運動員的教練那裡,對教練說:請你訓練我的孩子,讓他拿金牌!豈料教練說:我不是訓練金牌運動員的,我所訓練的絕大部分都拿不了金牌;我只是訓練運動員,能不能拿金牌,不是由我決定。我的責任是盡力讓運動員發展自己的能量。

院牧只能盡心盡力關顧病人,能不能痊癒,並不是由院牧決定,但我們相信“恩典夠用”。

                                        您的弟兄
                                                                   羅杰才
 20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