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生命的盒子

 郭敏儀 伯特利神學院 2016-2017年度CPE課程學員 

入讀伯特利神學院之前,已聽聞道學碩士的必修科包含了臨床牧關教育(CPE)─一個讓人成長的課堂。進入學院後,繼續收到很多關於這課程的分享或評價,如修讀時需用很多時間、過程中會出現衝擊、很值得修讀…等。由於每個人的經驗與評價也很不同,令我更加迷惘。就這樣,我懷著滿肚子的疑惑迎接CPE和最後一年的課程。

生命的蛻變

一直以來,在我內心深處有個「潘朵拉的盒子」─一個不能打開,感到打開後會失控的盒子。然而我明白這個盒子很影響我個人的生命,甚至將來的事奉。所以我求主讓我趁在最後一年的神學院訓練裡,有一天能打開這個盒子,好好面對盒子內的問題。這個盒子裡面藏著我一次經歷創傷時的「黑色」情緒。所以我一直以來都不敢打開它,害怕一打開後,這些情緒會將我吞噬。

面對這個盒子,心情真的極度沈重,過程絕不簡單。在修讀整年的CPE過程中,神透過不同的病人、老師和同學,幫助我一步一步去觸摸它,及至慢慢地打開這個盒子。「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神賜給我勇氣和一班同行者,讓我有力量去接近、去經歷、去走過,最後讓我完完全全打開這個盒子,將一直以來壓抑的懼恐和黑暗,被主的愛充滿。黑暗在光的照耀下漸漸消失不見。面對傷痛並不容易,但是靠著神和祂所預備的一切,是能夠跨過的。

當我被醫治和成長後,我便不再害怕自己和別人的眼淚,我更能夠陪同別人去經歷和面對傷痛。要去面對傷痛,甚至被醫治,需要具備一顆「開放的心」。「開放的心」讓我願意面對那些揮之不去的病人或探訪,使我在做逐字報告時,看見自己的軟弱及被過去成長經驗所影響的地方;幫助我聆聽院牧、老師或同學的觀點和分享,接納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並且願意去面對和改變。同時,「開放的心」讓我經歷到神的介入與醫治,包括自己和別人受傷的心靈。

我終於明白為何修讀CPE是這麼辛苦,還是那麼值得推薦。這是一個千載難逢,讓你重新檢視羈絆著你,使你難以成長的地方。

生離死別的學習經歷

在課程中,除了幫助我離開轄制,更讓我懂得如何與哀痛的人同哀。在擔任實習院牧期間,教會一位姊妹面對六個月的雙胞胎早產的情況。我很早得知這姊妹懷孕的消息,同時也很早得知這對雙胞胎早產的消息。震撼,是我看見短訊一瞬間的感覺。

面對雙胞胎早產,兩個小生命被天父接走的消息,那種一瞬間失去所有的痛苦,真的難以言喻和面對。因著CPE,讓我學懂陪伴安慰這對父母、讓我能分辨他們的哀傷階段、讓我能一同流淚、讓我更能體會苦難。

CPE對牧會的幫助

由於我長期自我封閉了大部分負面情緒,加上辨認情緒的能力不足,所以我較難察覺別人的情緒變化,更莫說要同理別人的感受。然而,在CPE的學習過程中我慢慢認識了不同的情緒,接納了自己不同的情緒,更學習如何同理別人。這使我在牧會服侍裡,更能與別人建立進深的關係,也能以較放鬆的心情面對我不敢接觸的群體。這大大幫助我與不同年齡的人分享、共事,甚至牧養。

同時,我也能以較坦然的心去面對生離死別,陪伴會友經歷傷痛,說合宜的話去安慰他們並為患病中的親友禱告問候。另一方面,因著能夠同理別人的感受,不論透過聆聽或回應,更學會體恤別人,並在心靈關顧上給予對方更多支持。

CPE中所學習的技巧,可應用在事奉和生活中。
CPE中讓人成長的地方,是關乎整個人的生命。
CPE的同路人,成了我的生命導師和親密友人。
CPE讓我從苦難中遇見神,助我再一次抓緊神的應許。

[編按:作者於2017年6月神學畢業後,全職牧會,現任教會女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