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見

 盧惠銓  

自新冠肺炎疫症爆發以來,全球220多個地區錄得的確診數目至今已超逾5,000萬,其中死亡人數亦已超過125萬。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沈祖堯教授在不同場合分享2003年「沙士」抗疫見證時,給人留下最深印象或近日被援引最多的,或許是他的一句禱文:「主啊!求祢不要因著我們的無知而失掉任何一個生命!」

「沙士」經歷確實喚起了香港甚或全世界對公共衛生、防疫及抗疫的關注。這促使傳染病學專家、世界衛生組織、各地政府及機構等不斷努力改善,以至後來遇上伊波拉病毒、中東呼吸道綜合症、各種禽流感、豬流感及極端的季節性流感,我們看似都應付得來。

今次疫情爆發初段,各國專家、政府都忙於應對我們的「無知」,只能靠已掌握的資料,迅速地以「見步行步」的循環來制訂各種措施,甚至按日、按周、按月、按研究來檢討與修訂政策。醫學期刊的網上搜尋顯示,疫情爆發期間已有超過26,000份有關新冠病毒病的論文,在短短半年之內於不同醫學期刊中發表。我們已從「無知」邁向「知多一點點」。

隨著世界各地經過了反反覆覆的疫情,我們可以有機會經歷「認知」。近日有機會參與過好幾次關於新冠肺炎疫情衍生的生命醫學倫理討論,講者來自全球不同地區。當年「沙士」令香港失去了幾位醫護人員,我們已感到椎心之痛。這些講者分享提到,原來今次在某些地區,有數以千計的醫護人員,因為欠缺足夠防疫裝備但堅持留守照護病人,最後卻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原來在欠缺足夠呼吸機的情況下,真的有神職人員甘願讓出呼吸機給別人而最後安息了;原來醫護人員真的要被迫取捨,憑甚麼決定誰可優先享用剩下來的最後一部呼吸機;原來因著隔離、檢疫、謝絕探訪、保持社交距離及限聚等防疫措施,許多感到孤獨無助的心靈也漸漸失去了生存的盼望與動力;原來還有許多在醫院接受治療及在院舍生活的人,基於種種原因不能受惠於遙距視像探訪……

知道全球不同地區的狀況,希望能成為借鏡借鑑,盡量避免這些情況再次發生,嘗試有機會從「認知」邁向「預知」。若真的無法避免更壞的情況,則適宜及早為相應所需的抉擇作好準備。若沒有從過去這一年來的經驗汲取教訓,恐怕我們只是白白浪費了從「無知」到「認知」的智慧。有一次我講道結束時祈禱:「主啊!相信沒有許多人會想到,一株連肉眼也看不見的病毒,過去一年近乎顛覆了人類的生活秩序。求祢幫助我們明白當學的功課!」

面對過去十個月醫院院牧探訪的限制,我的禱告是:「主啊!求祢不要因著我們的無知而忽略有需要被關心、支援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