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有兩位患難之交的好友,他們同在那悲慘的歐洲戰場中服役。戰事連續數月之久,他們在寒冷泥濘的戰壕中,共度每一個俟着死亡的日與夜,頭上是炮彈和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