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祂眼中的瞳人

 楊主惠  

「求你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將我隱藏在你的翅膀的蔭下。」(詩十七:8)

朋友說我的經歷可以寫一本書,但我卻覺得自己很平常,如果要說,也只是主的恩典。

自幼我就患有先天性的白內障,因此影響了我幼年的學習生活。到了大約九歲,做了一次手術之後,才正式入學讀書。那時,我的弟弟已經比我讀更高班。

雖然做了手術,割了白內障,但六十年代還沒有晶體作為替代。所以我上課時就要戴一副俗稱「凸眼金魚」的近視鏡,平時又帶另一副普通鏡,不斷的輪流交替。或許是年紀小,不覺得「醜」,只要返學就很開心,而同學們也沒有因此嘲笑我。所以,我並不覺得自己有甚麼問題,生活得很開心。

雖然我在幼年時並不知道這是神的恩典。但我知道,當時政府醫院的醫生已經判定了「無得醫」。但我的爸爸不忍心,也不服氣,四出為我找醫生。結果他找到一位信主的醫生肯為我做手術。手術後,媽媽不斷多謝他,他說:「不用多謝我,感謝神就可以了。」這事我記得很清楚。

因為我的媽媽是基督徒,自幼她就帶我返教會,所以我可以說是從小就信主,被主保護。十五歲,我就受浸,逢禮拜六、日,都會在教會中度過快樂的時光。我沒有因為要帶著兩副眼鏡而覺得不便或是「異相」。仍是那麼投入教會,又參加事奉,擔任團契職員,在學校又參加學生會,甚至當上會長。因此常常要上台講話,代表學校參加會議。為免要常常換眼鏡,我就把演說的內容都唸熟了,上台就背出來。這些都給我很好的鍛鍊,使我能過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

因為師長、家人、朋友的愛護和關心,小學和中學的生活都十分充實愉快。中五之後,因為家境原因,我不能再升學。我就報考了護士,原因很簡單,因為護士是讀書時也有錢收的,可以幫補家用。當時,我是在明愛醫院受訓的,這也成為我今日又投入明愛醫院院牧部作義工的原因。

直至當學護的第三年,我正式嘗到人生的試煉。當時我參加教會的夏令營,在粉嶺的浸會園門口,給一輛客貨車撞到,昏迷了個多星期,醒了之後亦會認錯人、失憶、盤骨及鎖骨也有骨折,頭部更腫脹得比正常大了一倍。但奇妙的是三個禮拜之後,我就可以出院,明愛醫院的修女們也說這真是一個神蹟。

但大約四個月之後,就發現眼睛有問題,原來那一次車禍導致了我的視網膜脫落。因為我的眼已經在幼年時做過手術,若要再做一次,手術的難度會很高,而成功機會卻很低。結果,手術還算是成功,但經過這一次手術之後,眼睛的情況就不如以前了。醫生也勸告我要放棄護士工作,以免眼睛受損。加上一些不信主的舊同學對我說,你一生的遭遇這樣,為甚麼你還要信上帝?從這時開始,我心裏開始對神有埋怨,但卻一直都沒有離開教會。

後來我有一個機會到一間眼科診所工作。開始時,醫生只給我一些簡單的工作,我就盡力把工作做好,並且對神講,如果是你給我這個機會,求你帶領我。於是我盡力的投入工作。由於我曾受護士訓練,又是眼科病人,因此我可以應用一些醫學的知識,又明白病人的病情,所以工作得也算是出色。得到醫生和病人們的欣賞,慢慢又回復了對上帝的信心和喜樂的心境。

診所的工作很好,但神給我有一份挑戰自己的心,於是我工作了近九年的時間,便轉到一間銷售藥品的公司工作,而且我進修不斷,我的丈夫也就是在理工學院進修時認識的,他成了我生命的祝福。因為丈夫的支持,我就可以沒有經濟的擔心,能夠更多投入義務工作。至於我為甚麼會投入明愛醫院的院牧室作義工,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是在明愛醫院受訓的,我對這間醫院有歸屬感。雖然我不再是護士,但可以為病人的心靈帶來安慰,意義更大。

回顧我的一生,雖然自小就有眼疾,又曾經車禍重創,但主卻保守我,使我有一個平安喜樂的心,又有一個美好的家庭,如今還可以有機會作義工去幫助人,若不是主的看顧,又怎可以如此呢?我相信上帝看顧我,比我照顧自己的眼晴更加細心,更加愛護。因為我是祂眼中的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