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祝福繼續出現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由於今年是院牧服務進入公立醫院的二十週年,很想在今期的《慈聲》開一個引子,卻又不知怎樣下筆。因為交代過往如何如何,恐怕未開卷就教人先打呵欠;若是展望未來怎樣怎樣,擔心亦難惹人興趣。正愁不知如何下筆,偶然翻開一本在長洲牧會時的短文結集《牧汝情長》,裏面有一篇〈感恩的心〉,覺得正合今時分享,就引其中數段來過「舊語新思」,好為二十週年將要舉行的活動,作一個引子。

沒有感恩就看不見曾經出現過的祝福,也不能夠使祝福繼續出現。

感恩的心,其實是一個謙卑的心,看得見自己的不足和微小,承認自己的存活和成就,都是來自一份恩賜。

感恩的心,其實是一個樂觀的心,能使我們的心靈更加健康。感恩的人是把目光盯在美善和積極的事情上。愉悅的感恩,使他繼續輕鬆的踏上另一程。

感恩的心,其實是一份信心,他不但相信上帝將要賜福,而且他可以在過往所發生平平無奇之事,看得出上帝的作為。感恩的人,總不斷憑信心搜尋上帝的蹤跡,而他們的發現必比不感恩的人多。

感恩的心,更是一個認同關係的心。忘恩的心,拒絕認同關係。但感恩的心,卻是珍惜關係。(註)

因為環境和人的限制,在過往二十年的日子,不可能每一天都會只有祝福,沒有困難。但這二十年間,上帝的祝福總不會少,否則,院牧的事奉又怎可能得到今日的成果呢?「沒有感恩,就看不見曾經出現過的祝福,也不能夠使祝福繼續出現。」相信不單可套用在院牧事工之上,任何人只要細心想一想,也必然看見自己生活和工作上曾經出現過的祝福,若沿著這條感恩小徑走,必會發現更多的祝福。我期望在今年所有為紀念院牧服務二十週年而舉行的活動,都能表達出我們的感恩之情。因為「感恩的心,其實是一個謙卑的心,看得見自己的不足和微小,承認自己的存活和成就,都是來自一份恩賜。」

作為在醫院中工作的一份子,院牧和義工們面對的,大都是愁眉苦臉、長嗟短嘆,甚或批評埋怨。若一個不留神,自己很容易會受到感染而變得消極。然而「感恩的心,其實是一個樂觀的心,能使我們的心靈更加健康。感恩的人是把目光盯在美善和積極的事情上。愉悅的感恩,使他繼續輕鬆的踏上另一程。」我相信感恩是醫治消極、悲觀和批評最好的良藥。院牧們既作為推動「全人醫治」和「全人健康」的先鋒者。但願我們自己多感恩,也鼓勵別人多感恩。

院牧們每天的工作就在病房與病房,病床與病床之間走來走去,對著一個又一個穿著相同病服的病人,講一些重覆又重覆的說話,聽一些大同小異的故事。無論我們有多少智慧與耐力,也有枯竭的一天。惟獨「感恩的心,其實是一份信心,他不但相信上帝將要賜福,而且他可以在過往所發生平平無奇之事,看得出上帝的作為。感恩的人,總不斷憑信心搜尋上帝的蹤跡,而他們的發現必比不感恩的人多。」因此,我們的紀念活動就是要在這二十年似乎平平無奇的日子中,發現更多上帝的蹤跡,好叫我們有更多信心。

五年前,當我開始在院牧聯會的事奉,就構想「珍珠鍵子」這幅美麗的圖畫。五年過去了,這一幅圖畫不單沒有淡化,反而更是清晰。院牧服務如今已遍佈港、九、新界四十多間醫院,雖然共有二十四個事工委員會,彼此成立的時間並不一樣,服務地區又互不重疊,但卻有同一個使命,同一個心志。在社會、教會、醫護人員的眼中,全港的院牧都是同一個團隊。透過記念活動表達感恩,亦是要把「珍珠鏈子」串得更好。因為「感恩的心,更是一個認同關係的心。忘恩的心,拒絕認同關係。但感恩的心,卻是珍惜關係。」任何的活動都是要歸榮耀與神,但同時亦是對同工們的付出肯定、欣賞,認同彼此間的關係。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經歷更多祝福,並帶給人更多的祝福。

註:《牧汝情長》院牧聯會出版,羅杰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