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滿心靈的燈油

 蕭卓芬 

思琳:

那天與妳握手禱告的影像還未在我腦海消失,妳已離我們遠赴宣教工場,好惦記妳啊!在妳的行李中攜帶足夠的心靈燈油沒有,好使妳的心田不斷被燈油滋潤,發出心火來走溫暖別人的人生路!

我在醫院裏,看來行政管理得有秩序、醫生護士間的溝通也流暢,病人的梳洗及氣味流通,都跨過了從前醫療制度未完善的年代。然而,病人心靈絮亂的程度、病人與家人隔閡的程度,病人的自我形象失落的程度等等,卻仍是大大充塞在醫院當中的。

作為一個院牧,我常想自己是一個「提燈的女孩」,這與馬太福音所說等待新郎的十個童女的題材相近。五個童女備了油,五個卻沒有,當那五個燈火熄滅了,童女要去再買油的時候,新郎來了,有備油的五個可以進去婚宴。我在想:「天父給予世人的一切是何等豐富!」那些知道、又感謝的人,是一個知道自己已經備了油的人,可以完成全程!而那些知道、感謝、又懂得讓人感受天父祝福的人,是一個知道自己已經備了油,又懂得把油與別人分享的人。她不單自己走完全程,也陪伴別人走完全程,這樣的人生是多美啊!

臨床的心靈輔導是包括了:那人知道自己沒有油、願意嘗試再添油、又願意讓你成為他/她的添油人;這可真是不簡單啊!

上星期在急症室,一個送院搶救的病人去世了。家人陪伴死者太太來到,經過五個小時仍然未能輔導她進入確認死訊的階段。由於「接受親人突然死亡」是一個對腦神經的重擊,必須非常敏銳地處理。那女士經歷過環抱屍體的重力經驗,仍然否認丈夫已死,她打了鎮定劑針藥仍然情緒亢奮。在這五小時內,我要敏銳地觀察家人談話對她的刺激、也思考怎樣在她的自我對話中加入死者對她的期望的說話,間歇地輕抹她的手使能鬆弛她的神經,也間歇地講一些比喻。例如:你知道啊,四時在運行,在春天的時候樹木都努力生長,夏天努力吸收陽光,到秋天農夫不斷計算自己的收成就心滿意足,安然地讓冬天帶著一年的盡頭慢慢過去了!你和先生都計算兒女成長,也心滿意足地面對自己的老年,先生走快了一步,那你就祝福他,向他揮手道別啦!

我覺得,對困擾的人作詩一般的朗誦輕談,豐富他/她內在想像力,以至達到自我信息轉移,這是能否打開他/她心靈油管的重要一步。走出這一步以後,輔導的階段就容易掌握了。

不過,試想想,陪伴五個小時,我這個院牧的內心需要些甚麼呢?

思琳,你的禱告我正在接收了,當然,「無我」的禱告是很有趣的,下次再跟你分享吧!祝

主常添加我們心靈的燈油

好友
卓芬
2004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