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暑期實習

 高承邦 香港浸信會醫院2014年夏季CPE密集課程學員  

從風聞到親身參與

在社會工作不久後,被當護士的太太對關心病人的影響,一直期望能參與醫院的探訪服侍。但因工作關係,只能參與數次的病室探訪。過去的探訪經歷,總覺得自己的技巧不足,往往只能送上簡單的問候。雖然知道有臨床牧關課程,但亦因時間關係未有機會參與。及後入讀神學院,知道有機會參與院牧事工課程,接受裝備,便懷著興奮之情等待。在神學院透過師兄姊分享,知道原來有關課程不單是學習探訪技巧,更是幫助學員個人成長。不過當時我只著重於技巧上的學習,卻不太留心有關成長的內容。今年暑假,終於懷著雀躍的心情參與為期十星期的暑期CPE密集課程。

被拒絕的體驗學習

雖然以往也曾有醫院探病的經歷,但當正式掛上一個實習院牧的身分前往病室時,所體驗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無論是面對病人或是醫院的同事,實習院牧的身分不僅給與探訪的方便,因著院牧袍及名牌,就好像多了一個專業的身分,讓病人或家屬願意將自己身體及心靈的情況都與院牧分享。

在傾談的過程中,更深體會到人有不同的需要及情緒,包括過去及現在對自身的塑造,又或是因人際各種關係而造成的處境所影響。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很大的推動力,因為當看見人的需要,自己就會更積極用心地投入探訪之中。因此,每當與有需要的病友深談之後,往往會有筋疲力竭的感覺,但喜悅的心情卻又充滿著我的心內。

另一方面,當探訪越多,越發體會在探訪技巧上的不足和自身的限制,有時候更會深深感受到一種無力的感覺。技巧上的不足還可以繼續透過學習及實習去磨練,但當遇上了因自己的限制而不能跨越的鴻溝,在那刻卻帶來了極大的無奈。記得在實習期間,有一段日子我不停地遇上被拒絕的情景,起初一兩次都不太在意,但一天、兩天甚至整個星期都被拒絕時,到後期只要「感受」到氣氛稍為不太對勁,就會立時打退堂鼓,盡快離開以保護自己,甚至有好幾次我為著「表示離開的技巧」越來越熟練而感到沾沾自喜。但反省過後,發現這並不是我在院牧課程中想要的,那刻心裡滿有掙扎。

反省中突破與再行動

在逐字報告的研習上,透過與督導一起把探訪內容重演及指引,發現以往生命中未曾解決的問題,原來一直在影響著自己的情緒及行事方式。例如,當我面對被拒絕的時候,起初也只以為是普遍被拒絕的感覺,但與督導深談後,發現該感覺是源自小時候因家庭問題而產生的無助感,而這種感受不斷被積聚,在成長後當面對被拒絕的情景,會產生出不自覺的憤怒,更影響我與其他人相處,甚至是我的辦事能力。在以後的探訪中,當我再遇上被拒絕,縱然未必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卻能認識到內心的需要,並與對方相處及對談,慢慢地更能掌握自己的情況。

除此之外,透過與同儕們一起學習,各人按自己的際遇及處境,把生命中的難處一同分享,往往能感受到被明白,並在當中發現了新的觀點。曾有好幾次藉著同儕們的幫助,以新的角度回顧過去的經歷,能幫助分享者跳出固有的框架,從而獲得釋放及更有力地面對自己的過去。

生命中成長的一站

感謝主在今年暑期給我不一樣的學習機會,不單是在課堂及書本上的學習,更切實地把所領略到的,無論是知識理論,或是生命的突破,透過不斷行動、反省再行動,讓自己能更有進步。在我生命中的這一站裡,督導與同儕們是我的師傅與鏡子,讓我能看清楚及認識自己,更重要是我能有機會再突破自我。雖然只是十星期的訓練,在課程中既學習到對病友身心社靈的關心,但同時亦透過課程能觸摸自己身心社靈的情況。事實上經課程後,我的生命更趨健康並得以成長。我盼望當我完成神學的訓練後,會繼續走向督導的訓練,能在別人的生命彩圖上,也繪上令人成長的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