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見

 盧惠銓  

今年農曆年前後,不足一個月內,我們失去了兩位在院牧及臨床牧關教育服侍裡的資深同工:譚月生牧師及莫蕙芬督導。雖然知道他們身體抱恙了好一段時間,卻沒想到竟是那天「就此而別」。消息先後一次一次的傳來,心裡委實有點唏噓與感慨。固然因著兩位都是業界的同道,更是因為香港的臨床牧關教育(CPE)督導數目本已很少,課程需要向來已供不應求。面對這兩位督導離世的事實,心裡不禁一沉,敢問一句,「神啊!CPE既是祢的聖工,祢的旨意是甚麼?」

往後的日子,不敢太多憶測,胡思亂想,只是默然接受這無法逆轉的事實,深信不單他們的靈魂已安穩在慈愛天父的懷中;本地的CPE發展,也掌管在神的手裡。安靜下來,想起主耶穌曾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CPE既是一種神學教育,更是一種生命教育。如此說來,身教重於言教,生命影響生命。

記得唸宣教歷史的時候,聽過許多先賢於英年、壯年早逝的故事,他們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曾花上了很長時間接受裝備。可是到了宣教工場不久,有的很快便為主殉道,有的遇上意外,也有的不敵環境及水土改變,罹患頑疾而辭世。從人意來看,確實教人感到惋惜傷感。然而,歷史告訴我們,神的聖工沒有因此被阻撓。先賢去了,卻喚來更多的後繼者,傳承下去。

現代行政管理理論常提到「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傳承」是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近年,無論政府部門、商業機構、社福組織,甚或地方教會,都出現接班傳承的挑戰,相信院牧及CPE事工的下一里路,也不能倖免此挑戰。細心察看院牧聯會出版供內部使用的《2015年院牧通訊指南》,駭然發現約有百分之五十的主管級別同工,是在這一、兩年間經歷人事更替的。看來「傳承」不只是慶典口號,而是實況。

緬懷兩位同道之餘,再次體會生命無常之實。福音書中曾記載一位駐在聖殿履行職務的僕人西面。昔日他接過了嬰孩耶穌之後,稱頌神說:「主啊!如今可以照祢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祢的救恩…。」(路2:28-30)回港以來,心裡素常盼望神為本地的院牧及CPE事工,呼召與裝備下一代合適的僕人。隨著自己踏進入伍之年,像西面的期盼愈來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