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述志摘要

 盧惠銓  

心裡充滿感恩,神把我安置在香港醫院院牧事工聯會裡事奉。一個傳道人能有事奉的方向、崗位與團隊,乎復何求?

回想25年前,我在浸會醫院首次接觸院牧事工及擔任CPE翻譯,原來神在我的蒙召路上早已撒下病患牧養及教育的種籽。經過六年在教會的牧養服侍,神逐步帶領我確定這事奉方向。1996年我請辭了教會的牧職,先在本地接受第一單元的CPE訓練,同時預備翌年前往美國進修。2001年,返港前一年,教會確認我在醫院牧養及牧關教育上的心志與委身,決定透過按立牧職表示對我們家庭的祝福並差遣我們回港事奉。2002年我完成了所需的檢證與考核後,終於可以回港了。感恩神讓我有機會重返醫院,學以致用。回港迄今13年,從個別醫院到院牧聯會,從專注CPE教學到推動本地院牧專業發展,見證了神的預備與裝備。我不是那創始的,也不是那成終的,只是在歷史中出現片時的一個,神才是那位總工程師,幫助我忠心完成祂所交付的工,夢想往後本地院牧事工在以下四方面,有更好的發展:

基督教院牧需要以蒙召奉獻一生作牧者的心志來事奉。他必須清楚自己的醫療牧養呼召,所接受的神學訓練,必須等同於牧養教會的傳道人或以上,並具備被按立牧職的基礎。院牧是一位駐守在醫院的牧者,不單是一個助人專業工作者。

院牧事工必須融合於整體全人醫療服務中。本地院牧事工多存在於信仰中立的醫療體制、政策、架構及管理文化之內。所以不同醫院的院牧團隊的聯合見證、團結凝聚,對於向醫護、教會及社會大眾推動整體院牧事工十分重要。

從90年代開始,本地一直堅持臨床牧關教育(CPE)是院牧的必修課程。CPE是一種以臨床學習方法進行的神學教育,有助提升牧者的生命以及牧養別人生命的能力,因此我們必須嚴肅地檢討及執行這課程的內容與學習預效,並栽培本地CPE督導,薪火相傳。

最後,院牧聯會是現時全港唯一聯繫各基督教院牧事工的聯合組織,我們仍然期待所有事工委員會成為聯屬會員。院牧聯會主要不是作個別院牧室所作的,而是致力聯合事工、推廣拓展、建立網絡、匯聚資源、專業發展、牧關教育,事工資源,以及行政支援等等。院牧事工既要得到醫護團隊的認同與肯定,更要得到教會及信徒的祝福與支持。這不是社福工作,而是活現與活化耶穌基督的福音,所以一切人力、物力及經濟上的需要,都是來自教會及信徒的奉獻,並要繼續尋求神的引領,行在祂的旨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