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見

 盧惠銓 

每年一月號的《慈聲》,習慣上都會匯報聖誕及預告新春期間各院牧室的慶祝活動。香港的文化華洋集處,這段日子正值聖誕與農曆新年之間,節日氣氛一浪接一浪,商場裝飾也是隨拆隨裝,非常熱鬧。剛送上了聖誕禮物,接下來又為著辦年貨迎新春忙過不停。佳節當前,固然值得雀躍興奮,但更大的願望豈不是國泰民安、歌舞昇平?

這幾個月來,全世界暫且不需要為了新病毒新疫症而煩惱,卻在擔憂國際間如箭在弦的軍事張力,以及防不勝防的恐怖襲擊不斷持續升溫。無論遠在歐美,抑或近若東亞,危機四伏,新聞不斷。還記得去年美國感恩節,紐約市政府下令加強防恐部署,以確保當天的感恩節巡遊能順利安全舉行。在一個感恩的節日,卻擔心國民受襲,委實有點諷刺。

連月來不斷傳出的警告、恐嚇與威脅,造成陰霾處處、草木皆兵、人心惶惶,足使整個世界瀰漫著恐懼與憂慮。世界各地許多大型會議及活動,須重新評估風險。慶祝節日之餘,人民憂心忡忡,擔驚受怕。回想起昔日基督降生之時,社會的氣氛也是如斯不安;查考農曆新年張紅爆竹的由來,起初也是為了驅走兇猛害人的年獸。

十九世紀當人類經歷大時代的體制及文化改革之際,著名社會學家赫伯特•斯賓塞(Herbert Spencer)及愛米爾•涂爾幹(Émile Durkheim)曾以生物進化理論把國家政府看為一個社會有機體(social organism)來研究其社會、文化及政治的演進。他們提倡的有機比擬論(organic analogy),不單有助理解社會的演進,同時有助辨識當中的病變與失調。苛政、剝奪、仇恨、歧視、搶掠等行為都是人類社會的病變與失調徵狀。然而,想深一層,這豈不是皆源於人類靈性的病患所致。

眼看日光之下無新事,駭然發現原來文明、物質、知識、教育、科技、財富、經濟增長、國民生產總值、外匯儲備、軍事設施等均不能保證平安。距離歐、美大陸數千里外的香江小島,能否獨善其身,見仁見智。說回來,到底人世間何處是樂土?平安哪裡尋?醫院是一個醫治及照護人身體疾病的地方,這裡的人很需要平安。但願從主而來的和平福音,不單只在佳節期間才給散佈。院牧天天穿梭醫院每個角落,正是要給這裡的人,衷心送上真摯的祝福,「願你們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