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痛楚人生

 布銀燕女士口述 湯新南院牧整理 

約在20年前,本人是做製衣的,由於長期固定姿勢,弄傷了頸項,以致有間歇性的頭痛,晚上不能入睡,止痛藥只能暫時止痛。後來轉了飲食業,由於長期舉起沉重的洗碗盤,導致雙手劇痛,甚至抬不起來,多年前的老毛病又再出現,雙重疼痛的折磨,令自己感到很沮喪,終日愁眉苦臉。真是禍不單行,住我隔壁的婆婆,一向與我相處融洽,由於她是獨自一人,我會在她需要時幫助她。後來她老人癡呆症越加嚴重,有一次突然拿起刀子失控地要向我襲擊,把我嚇得目瞪口呆,導致我精神有問題,要看精神科醫生。

到了2004年1月,頸痛越加嚴重,頭及手也感到疼痛,坐立不安,睡不安眠,止痛藥也無效,醫生看見這病對我的心理情緒有很大的影響,便轉介我入那打素醫院的痛症科。當時我情緒很低落,做任何事也提不起勁,感到生存沒有意思,活著是受苦的,漸漸產生了自殺念頭和精神崩潰的傾向。痛症科的醫護人員告訴我這種病是沒有藥物可醫好的,只能短暫止痛,勸我接受這病是會一生跟著我的,我聽了感到很絕望,難道我真要這樣生存下去嗎?我拒絕注射止痛的藥,我也拒絕了繼續接受治療,我認為做甚麼治療都是無濟於事,何必浪費時間。

醫生看著我有點無奈,細問我可以怎樣幫助我,我說希望能有五成好轉已心滿意足,因為手痛時不能做任何事,很痛苦,例如:不能按電話號碼、拿筆寫字、拿筷子,甚至一張紙,更談不上做家務,坐著也會痛上心口,自我照顧也感吃力。醫生們說這病是會有這些影響的,但長期服藥會影響身體健康,於是他們提議我參加一個叫「豐盛人生抗痛課程」。但當時我有時感到呼吸困難、手震、心跳急促,導致情緒很差,暫時不能上這課程,唯有繼續見精神科醫生,物理治療師羅姑娘便轉介我見潘院牧。

很多謝那打素醫院的多個部門,包括:職業治療部、物理治療部、骨科、痛症科、心理醫生等多人的關懷,特別是潘院牧。她時常關心我,在我接受物理治療期間和我交談,細心聽我傾訴,從沒有人如此的關心我。後來還介紹我參加一個院牧部舉辦的「打開心窗」課程。這課程對病人很有幫助,有10個組員一起參加。在我分享的那一天,由於時間所限,不能盡訴我所有的病情和經歷,心情感到很鬱悶。回家後所有過去不開心的事重現在腦海中,久久不能入睡,只有不停地哭。後來潘院牧再給我機會傾心吐意,當我分享完後,心情好了許多,因為所有不開心的事完全倒空了。

在這「打開心窗」小組中,有機會抒發很多過去不開心的事,包括自己個人成長的故事和所經歷的困難。透過組員們的鼓勵和安慰,人也變得開朗。當完成11節課程之後,發覺自己有很多改變,看事物較前積極,感到活著是可以快樂及有意義的。很多謝潘院牧很有愛心,不斷地鼓勵支持我,引導我接近神,為我祈禱,我覺得很溫暖,很舒服。其實我以前也曾聽過福音,去過教會,只是人懶惰,也不感到信仰有甚麼特別,就沒有再去教會了。現在經歷了這麼多困難,實在看到人的軟弱,需要主耶穌。後來潘院牧又建議我參加大埔敬拜會舉辦的「儷人新天地」,當中有機會唱聖詩,教我們怎樣扮靚,令我覺得自己有用了。

在「儷人新天地」結識了一班主內姊妹,我們一起飲下午茶聊天。後來開始參加教會聚會,並信了耶穌。信耶穌後感到內心有平安、喜樂,覺得教會內的人很有愛心。我很喜歡聽聖詩,聽後覺得很舒服,身體痛楚時祈禱有很大的幫助。後來每個星期都固定返教會,發覺親近神是很美好的,令我有很大的轉變,後跟友人轉去了完備救恩會。在2006年10月正式受浸加入教會大家庭。

人生雖有起跌,若不是有同行者在我困難時給予鼓勵及支持,我不敢想像我的景況會是如何;因此,我要衷心感謝那打素醫院的醫護人員的愛心,並引領我認識耶穌,參加教會。祝他們身體健康,主恩常在。

* 本文由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院牧部提供,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