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喊叫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11月1日,帶著輕鬆的心情返回長洲參加感恩會。在渡輪上翻開《明報》,內頁主版是「醫院僵化,累病人3日暴瘦1/4」,被點名的是大埔的那打素醫院。那打素醫院向來注重「矜憫為懷」,推動院牧服務更是不遺餘力,況且今期〈與HCE對話〉主角就是那打素的行政總監鄭信恩醫生,心情不由得跌了下來。掩上報紙,我想,事情也許不完全像報紙所寫,當中或有未報之情;但基本事實,卻應該不會有錯。無論如何,這樣的事情都不應該發生。但到底問題出在哪裏?我帶著疑問踏上長洲。

晚上有祝賀按立牧師的餐會,席間教友們暢談昔日往事。其中談到有一年到大嶼山露營,二、三十個都是年青小子,當然興高采烈。當中的一位導師才剛做媽媽,也抱了BB參加。孩子可愛,有人彎身逗弄他。其他人以為在玩人人遊戲,一下子全都壓上來。在下面的人驚叫:「BB在下面」。旁邊亦有人緊張的叫:「不要,不要,BB在下面。」但看來沒有人能扭轉悲劇的發生。

這時,那位母親似乎驚覺了,衝過來大喊:「我的BB呢?」可能是她的聲音中帶有能觸動人心的驚慓。「所有的人馬上散開了。」BB呢!被壓得臉也轉了顏色,差一點就會重傷或致死。母親的一喊,救回兒子的性命。報紙報導的,也是因為母親的喊聲,擊破了醫院僵化的安排,救了兒子的一命。

為甚麼在那打素醫院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大家都沒有害人之心,怎會差點兒弄出人命呢?我們都知道,那不會是立心如此的。回程時,我想,最關鍵是,忽略了。忽略了有些人是需要特別的關顧的。醫院是以人為本的地方,但「人」卻被工作程序和規條掩蓋了,正如那些少年人,只是人自己也,不知道裏面有一個BB。如果知道有人是需要特別關顧的,相信事情就不會這樣發生。

以為按程序、跟規條,就不會錯。誰知這以為往往才是出錯的原因。但更嚴重的,是糾正錯誤的機制發揮不了功能。憑常識判斷,一個嚴重弱智的病人,被強制隔離,病人的反應、母親的哭訴,整整三天,當中有多少人見過、聽過,又怎可能不知道?但問題卻一直沒有解決。那些少年人應該都聽到下面有BB,不要壓下來。但壓人的,卻又被壓著,根本糾正不過來。如果不是母親的喊叫,恐怕悲劇已經發生了。

母親的喊叫,能夠阻止悲劇的發生,那是幸運,也是不幸;因為根本不應該聽到母親的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