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是祂要我停下來

 楊韻之     北區醫院病人 

我生長在一個不完整的家庭,這使我幾乎不懂得被父母寵愛會是甚麼感覺。長期的孤獨感及自卑感使我在十六歲時患上抑鬱症及酗酒。曾經有一段時間在九龍醫院接受治療令情況好轉,亦令病態性的酗酒情況大大減少了。可是病情雖然好轉,但對生命及將來仍然覺得悲觀。

2009年尾開始,因為生活上的種種壓力,我的抑鬱症復發,甚至比之前更嚴重,尋死的念頭經常在有意無意間出現,完全失去控制自己情緒、思想及行為的能力。於是我到了一間私家診所求診,在經過三星期的藥物治療及心理輔導後,情況剛開始有好轉時,醫生將我服用的藥物份量加重了一點。可是就在藥物加重了的第二天,我開始發高燒不退,眼睛紅腫,看東西模糊,不停流出眼水及身體痕癢等等。在當晚的凌晨我甚至氣管收窄,休克暈倒在家中。

送院後,我全身的皮膚就好像被火燒傷了一樣,咀唇更像是燒焦了,被一層很厚的痂封住 ,只要稍稍動一下,血便不停的流,連說一句話都很困難,更別說喝一口水了。

大概過了一星期,眼睛開始看得清楚一點時,我在鏡中看到了面目全非的自己,真的令我很震驚及難受,心裡真的很怕自己永遠都要帶著這張臉活下去。在我情緒最低落的時侯,院牧來到我的病房開解我,我感覺到他就像是神派來的使者,就像在給我啟示這一場意外的病是祂要我停下來,好好忘掉過去,好好的想一下將來應走的路。

在康復的過程中,我學習思考,學習如何再去相信別人。在求學時期,我曾是每星期參加團契活動的,可是當長大後覺得事事不如意。漸漸的使我離棄了自己的信仰,這一次的患病住院,過程雖然難過痛苦,可是卻令我得到很多,我回到了神的身邊,看到了身邊愛我的人,停下來細想了如何去走未來的路,健康不是必然,我們應該好好珍惜及愛護自己的。

*韻之曾於北區醫院接受治療,出院後經院牧轉介,現於上水佳音教會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