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清更有情──李清詞

 訪問/整理︰羅杰才 
李清詞牧師:六六年十月按立,是香港第一位女牧師。曾任英華女校副校長兼校牧。七七年前赴倫敦任世界傳道會教育幹事,著力於普世關懷事工。八一年由英倫返港出任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副總幹事,至九八年一月退休。李牧師心懷廣闊,情真意誠,對香港教會及普世教會之參與不斷,供獻良多,堪為牧範。

認識李清詞牧師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個口直心直、不群不黨、自行我素的人。因此,她贏得不少朋友,也往往會開罪某一些人。但歲月如水,久澄必清,並且生命若經過長久的浸潤,亦會長出智慧的枝芽。心清性直的李牧師,身量雖然不再與日俱長,但智慧和神與人喜愛的心,卻是不斷增長。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她一貫始終的執著真與情。

問她如何培養,她說:「真與情的重要性,是不言可喻的。但若問我是怎樣培養,我卻說不?楚。」看樣子,她不像謙虛,也不似推卻,只是很「真」的講出自己的意思。但這下子如何問下去?原來對著真率的人,也會有不知如何說下去的時候。幸好,李牧師自己又接下去。

「我時常反省:我是誰?我認為若一個人經常有這樣的反省,就自然會真。一個人造作、虛偽,那就會不真。因為要造作,要虛偽,那當然不會是『我』。」李牧師沒有從方法上講如何如何,就是一語直入。原來最寶貴的就是自己,一個人若不迷失自己,就能發現珍貴已經擁有,不必向外強求。

然而,人生處世,我以外,還有其他的人,獨行自我的李牧師又有甚麼高見呢?「一個真的人,並不表示就可以隨意表達自己。在現實之中,有很多場合是有規矩的,我們也要有禮貌。這並不是不真,而是對別人的尊重。一個『真』的人不會是隨意的,或是不理會別人感受和環境要求的。相反,他會更關心別人和週遭環境。」原來對於成年人,「真」是一種成熟的表現,而不是一種幼稚的行為。

由真入情,李牧師的說話就更顯得感性。「至於情,不單人有,甚至連動物也有,所以一個人若沒有情,就連動物也不如。」「可惜今日的香港人,似乎愈來愈沒有情。或許這不是他們希望如此,而是環境做成,生活的壓力太大了,晚晚要八九點才下班,又怎樣和家人建立有情生活!」社會如此,使一個有情人難過,但教會如此,就更使李牧師揪心。「一些教會也往往從功利著眼,過份追求目標,結果教會原來是最應當重情的地方,也讓人有冷冰的感覺。」

再次談到如何培養真與情的問題,李牧師認為「不能靠開班,或是透過理論,甚至閱讀。最重要的是透過別人的影響,藉著『環境』培育,以我自己為例,我之所以如此,是在少年時,因為家人對我很信任(或說是放任),給我很多自由自主的機會。因此,我很少就可以表達自己。小孩子為甚麼不『真』?就是因為『怕』。不敢表達自己,才會說謊、作假。我認為信任和欣賞,是培育一個人『真』的最重要資源。」走過路的人,最知道路上風景,生命的素質,又怎可以憑空造成!

「人生不免崎嶇,任何一個人如果執著真與情,其實都不能會受到挫敗。因此,一個人若沒有培育出自信和健康的心理,很難有『真』與『情』。」話雖簡單,卻是直透問題的核心,多少假面孔的背後,其實是一個受創傷的心靈?然而,面對自己,最終還得要有勇氣。

「執著『真』與『情』的人,是不會考慮結果的。因為若從結果好壞去考慮,結果好就真,就有情,結果不好就假,就無情。這樣的人怎會真!怎可能有情?人說:人到無求,才會品自高,無求的人自然能真。」看來,要回歸真我,勇氣和灑脫,是必然的代價。

當談到院牧事工時,李牧師說:「關於院牧事工,我的瞭解不多,但印象中它近年不斷的發展,很得社會的肯定,但似乎教會的支持仍是有限。其實院牧事工和教會的關係是十分密切的,因為牧養的工作並不只限於教會之內,醫院也是信徒必到的地方。因此,教會若忽略了院牧事工,也可能會使牧養出現問題。」有心人,才會退而不休,並且能從宏觀和長遠的角度看待問題。

至於院牧的情況,李牧師雖自言所知不多,卻仍是一樣可以一語中的。「院牧雖然也是傳道人,但卻應和傳道人有所不同,意思是他們應著重用關心去表達愛,使人認識上帝,而不是著重用口傳。而且,真正的關懷應超越道德和信仰的規矩。例如耶穌對那行淫的婦人,對異教徒的憐憫。衪從來不會叫人先做好了,然後才關心他們。相反,衪先關心他們,後來他們都歸向上帝了。我認為院牧不單對病人應當如此,對病人的家屬也要這樣。」牧者的心腸,祭司的胸懷,永遠都不會拒人於外。似是獨行傲世的李牧師,正是一個又真又有情的入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