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位病友的信

 梁煥能 

親愛的Alice:

當聽到妳於今年九月入讀神學院的消息,我為妳高興快樂!

妳曾經問我為何會當院牧,回想起九八年,癌病初癒後,每次在醫院覆診的時候,看見許多病情或輕或重的癌症病友,他們忍受著不同的療程所帶來的痛苦,也面 對死亡的恫嚇。我不期然在想,上帝要我怎樣服侍他們呢?從那一刻開始,我有一個願望,就是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這個願望終於實現, 在○二年初,我加入院牧事奉的行列,能夠在醫院內服侍許多不同需要的人,聆聽他們生命的故事,陪伴他們經過各種的苦難,支持及安慰他們,也讓自己有更多生 命的反思及成長。

在SARS期間,有不少朋友像妳一樣,特別關心我在醫院的工作,你們尤其擔心我是一位長期病患者,若受到SARS的感染,就不堪設想!身在這個高危地方 工作的我,當然也有一點壓力,不過我自己心想:在這非常的時候,加上嚴禁探病的措施,病人失去親友的支援,忍受著病痛的煎熬和心靈的孤單,他們豈不是更需 要院牧的關懷?因此,雖然在限制的情況下,我只能夠小心翼翼地依照醫院的指引,穿上全套保護衣物進入病房,履行院牧的職責。

記得那時曾有一位長期住院的老伯伯問我:「為何這麼久沒有義工來?耶穌是否也不在醫院?」我笑說:「因為SARS所以他們暫時不能來,但是主耶穌沒有走,院牧也繼續在醫院陪伴你們。」這一問,使我更加體會在全人醫治的團隊中,院牧的關顧對病者的重要。

早前,護士轉介了一位在香港舉目無親的垂危病人給我關顧,我一直陪伴這位在死亡度口等候的孤單老人,除了專注聆聽他的心聲,也握著他的手肯定他的過去, 經過兩次的探望後,老伯肯定地表示要決志信主。當晚老伯也被主接去了,在他離世後,因沒有親屬認領其遺體,我和另一位院牧在醫院內為他舉行了一次特別的安 息禮儀,讓他得著當得的生命尊嚴,之後其遺體等候政府處理。我為他能在臨終前能相信主而感恩,為他的靈魂回到天父的懷裏而感到安慰。

Alice雖然妳也是一位長期病患者,身體有著限制,但看到妳並沒有因而放棄被神使用的機會,願意突破自己,不斷努力,妳的生命深深觸動我!我深信主的恩典定必足夠妳用,願神祝福妳面前的學習和生活。

主內
煥能 上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