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走 向下走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台灣畫作家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描寫即使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也可以因為彼此的方向不同而誤了姻緣。幾米故事中的主角,雖然一個向左,一個向右,誤失了無數相遇的機會,但他們終究在同一水平線上行走,最後還是能夠遇上。如果他們一個是向上走,另一個是向下走,就算幾米再多苦心,也難給他們一個美滿的結局。 SARS之後的院牧事工,會否有幾米故事主角的幸運,就得看我們是否向上走。如果是向下走,就不要心存僥倖了,因為在不同水平線之上,再相遇上是不可能的。

從正面看,SARS一疫使基督徒醫療人員、教會、院牧在醫管局和醫院中的形象提高了,市民亦更受落了。醫療界基督徒亦因而併發出更大的熱心和凝聚力。九月,醫管局的一位高級經理親身到院牧聯會,表達對院牧們的肯定和欣賞,並強調「全人關懷」是醫管局珍惜和重視的價值。她更為探訪義工未能恢復探訪表示遺憾,並答允盡快處理。十月中,高永文醫生和伊利沙伯醫院行政總監賴福明醫生,在伊利沙伯醫院院牧事工十五週年慶祝餐會上,分別對院牧事工作出肯定。高醫生更公開承諾,會特別關注如何恢復院牧和義工的正常探訪。這一切都可以說明,醫院關懷事工已得到肯定。這豈不是耕耘二十年的成果嗎?

然而,肯定的背後必然蘊含著期待。SARS之後,大家對醫療工作的關注與要求必然是更高、更快、更普及、更適切、更專業。作為醫療團隊中一份子的院牧事工也不會例外。換言之,當有需要時,院牧或探訪義工必需能夠盡早抵達現場;在所有有需要的地方,都能得到他們的幫助;所有受助者所得的,正是合乎他們需要的,而且是高水準的。如果期待的結果不是這樣,肯定會漸漸由否定代取,期待亦會由失望代替,甚至會有另一些團體把我們取代過來。因此,作為醫院關懷團隊的一份子──院牧事工,奮身求進,向上走,是唯一的單程路。

在餐會之中賴福明醫生提到,八十年代因應社會的需求,醫療政策和服務作了大幅度改變(善),這是後來成立醫管局的原因和目的。經歷了十多年,醫療政策與服務又再要面對新的挑戰。SARS的發生,無疑會使醫院的改變(善)加快加大,以滿足社會需求。由治療到預防,由醫院到社區,由身體到全人(身、心、社、靈)都成了今日要關心的課題。若然醫院也不斷求進,以滿足新的需要,我們的醫院關懷事工,可以仍然留在二十年之前嗎?

明年是院牧服務踏入公立醫院的二十週年。相信沒有人可以否定這二十年來教會的支持,事委和院牧們的付出,義工們的貢獻。但我們亦必需承認,這二十年來,我們的改變不大,服務水平的提升也不多。當「全人關顧」還沒有受到如此高度肯定和廣泛需求的時候,我們的院牧和探訪義工,或許仍可以應付需求。但如今,我們不能不承認,院牧事工的資源、人力、培訓,必需大大加強,才有可能承接新的挑戰。

但SARS之後,因為醫院防止感染,義工一律禁足於病房,影響所及,義工訓練也暫時停止,就連CPE訓練也受到影響(因為不能入病房實習),教會到醫院主領活動亦停了下來。參與的人少了,院牧的工作壓力自然大了,但由於缺少了事工上的聯繫,為了穩住義工,又要多做功夫;教會少了參與,奉獻又除之下降,真使人顧此失彼。一方面向上的要求越發明顯,另一方面向下的拉動越大力,人手、經濟、培訓、發展同時出現困難,整個事工就陷在這樣的艱難之中。

然而,向上走是一條不可回轉,也不可以停頓的單程路。院牧們既然已經踏上,也就只能向前。目前,我們正在向如何提升院牧的專業水平和訓練的方向走,同時亦計劃系統化義工訓練和管理。目的是使院牧服務達到更優質和更可量化,這是在現代化的醫療服務中必需的條件。另一方面,推動和組織教會、義工和醫療界工作的基督徒互相配合,亦是十分重要。在過往,早期是醫療界的基督徒獨力承擔醫院佈道工作,近期則是院牧和義工們勉力維持。SARS之後,大家明白到不論是醫院佈道,或是醫院關懷,院牧、義工、教會、醫療界的基督徒,必需結合才能夠有美好的成果。十月一日的「主愛醫燃」祝福大會,正是朝向上發展踏出的一步。

明年,是院牧服務踏入公立醫院的二十週年。今日,我們前面的空間和機會,肯定比二十年前更多,但我們要面對和付出的,也肯定比昨日的更多。二十年前,我們比今日更一無所有,一無所知,卻仍可以不斷的向上走,走到今日的地步。今天,只要我們同心努力,更高之處會是明天我們所踏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