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根有據──淺談督導理論與臨床教學之關係

 盧惠銓 

一個CPE督導到底根據甚麼來設計CPE課程,與及進行小組及個別督導?根據美國臨床牧關教育協會(ACPE)課程標準的界定,CPE的督導過程是一種教育方法,啟導學員透過臨床經驗及反省,學習牧養事奉,認識自己、別人與及上帝,並把學習心得整合及實踐出來(註一)。實際上,CPE督導乃根據一套個人化而不斷更新變化的「軟件」來履行督導職責和發揮督導功能,以達成CPE的督導目標。簡單來說,這軟件包括督導理論基礎,結合臨床教學經驗的反省,與及個人經歷的反省融合而成。三者之間關係密切。一直以來,ACPE對督導之理論學習能力,要求十分嚴格。督導檢證之四個階段中(註一),其中一個階段便要求督導候選人撰寫三篇關於督導理論的論文。候選人必須藉著這些論文,展示出具備奠立、批判,與及整合理論的能力。督導論文必須通過審批合格,候選人才可申請接受檢證委員會之考核。

奠立理論

成功經過檢證的督導候選人,將會在接受督導的情況下開始督導CPE學員,稱為Supervised Supervision。與此同時,候選人透過個人經歷和臨床督導經驗,也開始積極奠立屬於自己的督導理論。三篇論文的主題分別是神學、人格理論及教育理論。

嚴格來說,神學論文是關於神學人類學的論文,包括從神學角度看人,看人際關係,與及人神關係。人格理論論文主要探討人如何改變和成長,包括如何理解人的本質與發展。教育理論論文主要探討學員如何透過小組及個別督導有效地學習。

批判理論

奠立CPE督導理論與學術研究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必須以一個批判取捨(Critical Purchase)的態度來處理相關資源。所謂批判取捨,是指督導先要對該理論有全面瞭解,然後經過反省臨床教學經驗及個人經歷,瞭解有關理論應用於 CPE督導時的優點及不足之處,而並非照單全收。

整合理論

沒有理論是為CPE的督導度身訂造的,這也不可能。因此,督導經過批判取捨的功夫,把有關理論加以修訂和轉化,摘取所長,整合為個人的督導理論,應用於實務督導工作上。例如:釐定督導目標、評估學習需要、介入學習過程,與及評估學習進度等。

理論與教學之關係

在督導理論與教學兩者之間,有一種互動關係。面對著不同學員的學習過程,一個CPE督導在督導過程中需要經常反思,督導理論如何幫助自己看見學員的需要,並給予適切的幫助。例如:許多學員遇到陌生的學習環境,都會容易出現焦慮、緊張和恐懼的感受,因而產生困擾,障礙學習。一方面,人格理論可以幫助督導瞭解學員上述的反應,釐清問題的根源所在。另一方面,教育理論可以幫助督導給予適切的介入(或不介入),讓學員得以從這些經驗中學習。又例如:不少學員在醫院探訪期間,面對病人和家屬的際遇,常常經驗深深的無助感和無奈感,促使他們認真地反省自己以往對上帝、信仰和牧養關顧的認識。神學理論可以幫助督導啟發學員積極面對自己在信仰和事奉反思過程中的掙扎,從而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及上帝與人之間的關係有重新的體會。      此外,CPE督導在督導過程中也需要經常反思,學員的反應和表現如何幫助自己看見督導理論的不足之處,與及如何作出修訂和彌補不足。例如:CPE強調專業及個人成長,很著重理論的學習與實踐,技巧操練及文字反省。然而,不同學員有不同學習模式,有的較擅長經驗和模仿學習,有的則較擅長認知和理論學習。督導理論中的教育理論,必須顧及學員不同的學習模式。各家各派的人格及發展理論,正好互相補足,幫助督導從不同向度瞭解學員在個人成長中的掙扎,從而啟發他們尋找健康的出路。從沒有一套神學理論,能完全解決,或解答人對上帝的追尋和探索。督導理論必須體貼學員的學習需要,而並非要求學員迎合督導理論。

近年,ACPE特別著重CPE督導對小組理論的認識。候選人必須在教育理論論文內,清楚闡述小組督導的理論。事實上,這改革也是來自臨床教學經驗的反省。新的要求更合符CPE的學習處境,因為CPE是一種以小組形式進行的教育課程。

工匠製作與藝術創作

CPE的督導工作,包括工匠製作及藝術創作兩大層面。工匠製作的意思,是指雖然CPE督導的主要目標,不是要大量生產一模一樣的牧者,但督導有需要因應個別學員的學習進度,給予清晰具體和循序漸進的指引,以助學員成長。例如:幫助學員適應新學習環境,掌握基本牧養關懷技巧等。倘若學員欠缺這種信心,會較難進行深層的反省學習。藝術創作的意思,是指督導啟發個別學員探索成長的方向,主動尋找資源,透過行動──反省──行動模式進行學習,達致個人化的成長。例如:引導學員反省全人關懷的神學意義,認識自己的成長背景如何塑造個人牧養事奉等。本土化的CPE督導理論(註三),有需要顧及這兩大層面的學習。

總結

CPE督導的個人經歷,與及臨床教學經驗,直接影響對督導理論的取捨。正如開始時說,督導的「軟件」是個人化和不斷更新變化的。CPE督導除了需要不斷閱讀書架上的珍藏外,也需要不斷閱讀「活人檔案」(Living Human Document)(註四)。這樣,督導的理論才夠紮實、落地,經得起臨床教學的考驗。

註一:The Standards of ACPE 2002, p. 22.
註二:這四個階後分別為督導候選人(Supervisory Candidate),督導論文(Position Papers),副督導(Association Supervisor)及督導(CPE Supervisor),詳情可參閱The Certification Manual of ACPE 2001。
註三:參閱“柳暗花明-發展本土CPE所面對的挑戰”一文,【慈聲】第十四卷第三期,頁6。
註四:這是CPE其中一個重要的概念,參閱Charles V. Gerkin, The Living Human Document: Re-visioning Pastoral Counseling in a Hermeneutical Mode. Nashville: Abingdon Press, 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