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覆卻不一樣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朋友認為當院牧是十分沉悶的,因為只是在醫院不斷重覆的探望病人。其實我並不是前線院牧,因此朋友的擔心對我並不適用。雖然如此,但我的工作也同樣在很小的範圍,而且經常要重覆。但放眼四周,有誰的工作範圍不是很小,又要經常重覆?就是要四處去開會的,不也是一樣嗎?

我份內的工作之一是應邀到不同的教會講道,因為工作的關係,大多的講道都會和院牧服務有關。由於自己相當堅持講道與事工分享,不能混為一談。講道是解明聖經,讓聽的人知道聖經的本意,從而明白上帝的要求。因為如此才能讓人對聖經有所認識,有所尊重。若然站在講台之上打開聖經,但講的卻都是工作、數字、需要,然後就呼籲會眾支持,即使能夠達到目的,也失了作為傳道者的本份。我的講道會以釋經為主,也會選一兩個恰當的例子用以輔助解釋聖經,如果要介紹事工,則會在講道完結之後才說,讓會眾清楚兩者之別。

由於受主題限制,能選用的經文因此有限,加上自己對聖經的認識亦有限,一些意思鮮明的經文,如馬太福音八章耶穌醫治大痲瘋,路加福音十章撒瑪利亞人的比喻,約翰福音五章畢士大池子的事件等,已在不同的教會講過,相信仍會有機會再講。幸好用不同的角度和重點去處理同一段經文,又加上不同的例子例證,可以讓人有不同的領受,就連講的人也可以感到新鮮,否則重覆多一兩次,最先給悶倒的恐怕是講員了。

重覆講同一段經文和主題,起初是十分不習慣的,因為在院牧聯會事奉之前,超過二十年都是牧會的事奉,習慣了向同一群會眾講道,所以不會重覆。故此,當初每主日要在不同教會講道,仍是次次選用不同經文,但過不了多久,懂得的就都講過了,到要重覆再講時,心裏總有一點不自在的感覺。後來想到所有的音樂家,他們也是反覆彈奏某些曲目,只要每一次注入真實感情,不斷提升演譯技巧,那就對得起聽眾了,心中才釋然過來。

學習擺脫對重覆的抗拒,並且在不斷重覆之中尋找新的角度,注入新鮮的感情,那麼就可以重覆卻不一樣。事實上,我們的生活就是不斷的重覆,如果不學習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如果沒有不斷的注入的新感情,那麼即使我們時常轉換工作、環境,依然不可能擺脫沉悶。但如果我們能夠不斷重覆的去做,用不同的方式去嘗試,慢慢就會產生興趣。

所有藝術家的成功,都必須經過不斷反覆練習的磨練,直到紮下根基,掌握了必需的技巧,興趣才會產生,吸引力亦隨之而來。如果說話也可以成為藝術,重覆是必需的過程,只要常常用不同的角度和方法,用心注入感情,即使已經說過無數次,也一樣能吸引人。我們不怕在每一天,向同一個病人講重覆的說話,只怕重覆得不夠用心。我們也不用逃避重覆的工作,只怕重覆得一模一樣,沒有新的角度、新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