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教學法vs臨床牧關教育訓練

 湯新南 臨床牧關教育訓練CPE督導/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院牧  

臨床牧關教育於1920年代始於美國,就著西方文化對個人的尊重,這項訓練的模式與傳統中國的「老師權威」教育有所不同,它的特色包括:

  1. 提供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讓學員感到被尊重、被信任及被關懷。
  2. 探索學員想學習甚麼,而不是指示他要學甚麼。
  3. 給學員一些責任選擇學習的方式及資源。
  4. 要學員分擔責任,評估自己的學習。

這種教育模式不單富趣味性,並且學員分擔了學習成效的責任,能激發他們的學習動機。成人教育權威Dr. Malcom Knowles稱這為Andragogical model(成人教育模式),也即是 Process model(過程模式),因為他也強調老師與學員共同定立學習的目標及過程Mutual Planning(相互計劃)。(The Adult Learner p.120)

中國傳統的教育模式,常被諷喻為填鴨式教育,意思是:

  1. 老師是絕對權威,學生要絕對服從。
  2. 老師學問淵博,是知識寶庫。
  3. 多發問就是挑戰權威,更怕令老師難下台。
  4. 老師認為好的東西,就努力地塞進學生腦袋。

有趣的是,中國偉大的教育家孔子,他所傳遞的教育理念與傳統的卻大有差異,但與臨床牧關教育理念頗相近,孔子教學法主要包含下列四個原則:

1. 要有啟發性(Apperception)

孔子經常引用過去熟悉的歷史及知識,帶出新的觀念。他認為要透過重溫舊事,從而獲得新知識,因而可以成為他人的老師。
絕大部份的臨床牧關教育學員(下稱學員) 有人生經驗、工作經驗及牧養關顧經驗,牧養技巧對他們而言並不完全陌生。作為督導,要尊重他們既有的內在資源,與他們一起探討如何在已知的知識技巧上增值,而不是完全否定他所擁有的。正如臨床牧關教育的目標是強調「發展學員對…的醒覺」。(Standard 309)

2. 有實際行動(Activity)

孔子鼓勵他的學生不要單單「聽」,也要「做」。他經常鼓勵學生將他所教的實踐出來。實踐,縱然未能令一個人完全,也是建立一個人的特質的主要因素。他亦鼓勵他們發問及表達他們的觀點“If a man does not ask—I can indeed do nothing with him。”(一個人不發問,我實在沒甚麼可以幫他)。對於好的發問,他會表示欣賞。若有學員害羞不敢表達意見,他會耐性鼓勵他們,而不會嚴厲責備他們。

臨床牧關教育的教育模式是「行動/反省/再行動」,意思是必須行動在先,無論是臨床實習,小組討論,然後對自己的行動作出反省,深思其背後原因,當有所發現後,就知道下一步行動(Standard 309.3, 309.10)。臨床牧關教育也是一項理論與實踐同步進行的訓練(Standard 309.6, 309.9),期望幫助學員將所學的即時應用於臨床實習上,並作自我評估。

3. 個人化(Individualization)

孔子很看重「個人獨特」的原則,他會按學員的需要、情況及學習能力而調校他的教學法。他與他們一起生活,觀察他們的言行舉止。他會尊重他們個別不同的意見,若有不認同的,他也會報以微笑。
成人教育學者 Lindeman也認同個人化的教學,例如:留意學員的模式、時間、學習進度(The Adult Learner p.31)。這一點臨床牧關教育的訓練算是成功的,例如有些學員較為進取,主動,他們就可以勇敢地到病房探病,與醫護人員接觸;有些只要督導稍加指導及鼓勵,他們也很快自我調適;但有些內向,自信心較弱的學員,督導就要多花點時間及精神去指導。學員要自定學習目標是臨床牧關教育特有的個人學習模式,這訓練基於一個理念,就是學員都是成年人,知道自己需要甚麼,並且要為自己所學的負責。

4. 學習動機(Motivation)

孔子認為看學員對學習的投放,就知道他們的學習動機。

臨床牧關教育也是期望學員要對學習自我負責,例如:在小組的參與態度能影響他們學習的得失;功課上的反省愈深入,就愈能對自己及自己的事奉有更多的發現。在收生面試時,每個申請人都被知會「訓練過程很辛苦,很花精神時間」,讓他們預計要投放的時間。但訓練開始後,有些學員的表現強差人意,同儕及督導會懷疑他們的學習動機;因此,幫助學員建立一種適當的學習動機也很重要。甚麼是孔子認為適當的學習動機(the adequate motives):

  1. 不是期望回報(No use of …the hope of reward)
  2. 不是恐懼受罰(No use of …the fear of punishment
  3. 乃是愛,尤其父母的愛是最大的激勵(Love, especially the love of the parents, was the chief motive)

有些學員報考訓練,是應神學院或教會要求,在別無選擇下報讀;有些是風聞這訓練的知名度,於是報讀,為的是「人有我有」。這些都不是出於個人的由衷意願,投放的心力自然不大。有些申請人懷著謙卑學習,裝備自己去牧養關顧他人,這些學員我們稱為臨床牧關教育的好材料(CPE material),他們願意開放、冒險,願意認真反省,願意真誠關懷病人。當然,千里馬還需遇上伯樂,督導都需要負上責任。

如何能引起學員的學習動機:孔子對老師的提醒是:

  1. 預備的教材要有趣味性及吸引性(In the process of his teaching were full of interest)
  2. 鼓勵學員思考。學習沒有思考,學習就會變得沉悶(Learning frequently becomes dull when no thinking on the part of the learner)
  3. 要有具體及清晰的目標(Formulating clear and definite objectives)Dr. Knowles 的講法是按需要定立目標(formulating program objectives that will satisfy needs)。
  4. 建立有助學習的環境。(A very favorable environment of learning is created.)Dr. Knowles 的講法是establish a climate conducive to learning(意思相同)。
  5. 內容要生活化(A life-situation approach)

孔子這些建議實在與臨床牧關教育的訓練一致。它打破傳統的課堂授課模式,採用小組討論,並且透過多元化的活動,幫助學員的學習。這些小組活動,均在安全、信任、坦誠、尊重的氣氛下進行。成員間的互動交流,刺激彼此的思考,沒有一個人的答案是絕對的,在乎互動過程中產生的新思維。奇妙的是,雖然每位學員有自己定立的學習目標,但互相討論過程中所產生的觀點,可以讓每位學員受惠。例如:一位學員提出一個牧養精神科病人的個案討論,中間涉及的神學問題、社會文化、家庭問題、牧關輔導技巧等對每位學員均受用,不單是那位提交的學員。

孔子的教育理念是基於一個前設:「人是可以教育的。Men are teachable」他認為一個自以為學習能力不足的人,乃是個人意志的問題而不是能力的問題。但願作為教學的你我,也有這份情操鼓勵那些自以為學習能力不足的學員。

參考資料
•  Chen Jingpan, Confucius As A Teacher , 1990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Beijing, China (p.385-407)
•  Malcolm Knowles , The Adult Learner , 1990 (fourth edition), Gulf Publishing Company, Texas, USA (p.118-120)
•  ACPE Standards & Manuals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