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聯網後對院牧事工的影響

 張芸菁 

醫院管理局提出了醫院「聯網」的方案,使醫院進行大合併,也引來大變化。「聯網」究竟對醫院院牧事工帶來甚麼影響?就這問題,在1月28日院牧聯會舉辦了「在職院牧研討會」,邀請新界東聯網北區醫院謝達明院牧、大埔醫院甘偉彪院牧、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林偉廉牧師、沙田區醫院院牧事委李馬太牧師作分享討論,當日有30位院牧及事委出席。

研討會先由羅杰才牧師先簡述香港醫療在戰後的發展情況,他更透過兩位朋友的求醫經驗,發現「聯網」不單影響病人與家屬,甚至醫生、護士和醫務行政人員,也不能倖免。

大埔醫院甘偉彪院牧分享了新界東聯網成立「心靈關顧服務小組」(Cluster Spiritual Care Service Committee)是醫院管理層有意提升這心靈關顧者的身份,吸納他們成為專職醫療部的成員,更計劃讓院牧接觸醫療層面的東西,如寫排板,參與病人個案會議等。

另一位資深而又很多機會參與醫院會議的林偉廉牧師就有以下的分析:他認為聯網之後所產生的問題,可以看為是一個機會,但對院牧來說可能有較多的影響,這是一個無可避免的事實。他從強處(Strength)、弱處(Weakness)、威脅(Threat)及機會(Opportunity)四方面來分析。在強處方面他提到有三點:一. 醫管局是認可及明白「人有心靈的需要」。二. 在醫療制度上有心靈關顧這服務,也就是肯定我們作心靈關顧的人(院牧/牧靈)。三. 將院牧放在社工、職業治療和物理治療同一服務線上,與其他服務看齊,可以增加院牧專業身份。但因院牧身份被看重,衝擊與挑戰也會隨之而來。

因此,藉這個機會,一. 我們可以建立院牧標準。二. 可以直接與醫管局或有關團體對話,甚至提出要求和需要。三. 院牧心靈關顧的重要性可以重新肯定。四. 是建立院牧專業的好基礎。五. 或者可以重新釐訂院牧聯會的角色?而這些改變都直接影響院牧服務的發展。除了強處和機會之外,當然亦會帶來弱處與威脅,一般最令院牧擔心和困擾,主要是工作量會增多,也可能會失去獨立或自主性,甚至會有競爭,或處在事委會與服務小組兩難之間,這是存在的事實。

北區醫院謝達明院牧在會中提出了三點問題:一. 是靈性關顧的定義問題。定義不同,期望就不同。醫護人員所看見的是情緒需要,而院牧更深一層關注人的靈性問題,如人生意義、價值、死亡的恐懼等。二. 是除去宗教外衣的問題。為了對其他宗教公平,院方似乎是想除去宗教外衣,只著重「心靈關顧」。初步有建議,在轉介表或指示牌上,不再特別標明某一宗教,甚至將院牧一詞也刪去,統稱「心靈關顧服務」。三. 是關顧者的資格問題。院牧會被認可,但探訪或福音幹事就得不到認同。

有份參與這個「心靈關顧服務小組」的沙田區院牧事委李馬太牧師分享,他期望聯網後能做到一個優質跟進服務。就是當病人轉院時,他的個人資料可以隨排板轉到另一間醫院的院牧手上,使院牧得到上一手的資料。至於院方計劃將心靈服務統一在一個地方,便於求助者尋找,他則擔心會引起保密問題,因為共用辦公地方,容易洩漏病人資料。

首位回應的是律敦治醫院陸迺定牧師,他對今天的分享很有同感。事實上有些醫生是質疑院牧,究竟明白醫學用詞有多少?他認為明白醫學名詞是很重要的,否則與醫護人員溝通是有一定的困難。提升院牧的專業技能是需要考慮的,例如在CPE課程中,增設醫學用詞的學習。

另一位回應者是CPE督導盧惠銓牧師,他認為現在所面對的情況,是策劃管理的人不太清楚院牧所作的,以及他們的步伐比院牧快,這是事實。若院牧們想讓策劃管理的人瞭解院牧服務所作的,最好能用一套很專業的模式來讓他們知道,即是說院牧需要為自己寫工作專業守則,而非假手於人。不然,就會感到很大壓力,這正是現在的狀況,也是將來的挑戰。他更提出,政府要在醫療服務上提升院牧的位置,但這個提升不一定從基督教信仰的立場出發,而是一個整體醫療服務的提升,是應「顧客」的需求。但這對院牧仍是有利的,在這裏院牧要尋找生存空間,而院牧是可以找到的,這點是作為院牧最大的挑戰。如果要發展香港的醫院院牧事工,這條路必定要走。若我們不走,將會發生的就是醫院不會來找院牧,心靈關顧的工作雖然會繼續在醫院裏存在,但卻沒有院牧的位置。除非院牧想看見這幅圖畫出現,否則,就要好好的整理,裝備自己走這條路。

總結這次研討會,我們看見的問題如下:

  1. 院牧正面對一個新的處境,這處境帶給院牧很多衝?和挑戰!
  2. 院牧質素要提高,工作要求也會增加。
  3. 院牧要在新處境中尋找生存空間。

這些問題如何解決,仍然有待探討和尋找出路,但深信帶領院牧事工起步的神,也必繼續帶領我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