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何干──探討臨床牧關教育與地方教會的關係

 盧惠銓  
引言

今天,地方教會招聘牧者時,除神學訓練,很少列明其他專業要求。相反地,在許多招聘醫院院牧的廣告裏,都有類似「曾接受CPE訓練者為佳」等字句。不其然讓人產生一種感覺,臨床牧關教育(CPE)只為專業醫院院牧而設,與其他教牧同工和地方教會沒有關係。本文目的在於透過理論及個人經驗檢視這種感覺。筆者深信,假若CPE與地方教會脫節,不但違背CPE精神 ,它的發展也必然黯淡。

CPE與牧者

CPE不只服侍醫院院牧,也服侍地方教會的牧者。有一次,美國南部某間浸信會的人事委員會,要求他們其中一位牧者前往鄰近的CPE中心修讀一個單元 CPE課程。雖然該教會人事委員會沒有詳細交代這位牧者在教會裏遇到的困難。但委員會相信,按照他們對CPE的瞭解,這課程會對這牧者本人及其牧養事奉很有幫助。起初,這位牧者懷著被迫的心情開課,然而他仍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心想既然事實如此,何不看看自己可從課程中得到甚麼。他在受訓期間,逐漸對自己有進一步瞭解,也開始領悟到自己從前在教會裏於待人接物方面出現困難的癥結之處。畢業之後,這位牧者經過深思熟慮,最後也決定請辭原有的牧職。神後來為他預備了一個與他的恩賜和性格較為配合的事奉崗位。聽完這個例子,可能你的第一反應是:「糟糕了,CPE教唆牧者離開教會,這樣萬萬不可!」細心一想,真的很糟糕嗎?

CPE與地方教會之間的關係,繫於一個關鍵的角色,就是牧者。牧者本人的成長背景與人生經驗,潛移默化地塑造著他/她的牧養關懷事奉,也對教會產生深遠的影響,這種緊扣的關係,不言而喻。地方教會的牧養工作要求牧者具備牧養能力(Pastoral Competency),當中包括牧養技能(Pastoral Skills)及關係處理(Relationship Management)這兩個重要範疇。此外,地方教會的牧養事奉經驗,包括正面的與負面的經驗,往往成為牧者反省個人牧養事奉(Pastoral Reflection)的基礎,幫助他/她持續塑造自己的牧養事奉(Pastoral Formation)。CPE正是就以上幾方面,為牧者們提供訓練,促進專業及個人成長,幫助牧者在地方教會的牧養達致更佳果效。

CPE與教會

CPE透過服侍牧者服侍教會。不是每位修讀CPE的學員都投會身專業院牧事奉。事實上也無必要。許多神學生在接受神學訓練期間修讀CPE,日後均表示這訓練對他們後來在地方教會的牧養工作很有幫助。另一方面,不是所有修讀完CPE課程的牧者都會轉職。許多來自個別堂會的牧者完成課程後仍留在原有崗位事奉,學以致用。在北美洲,部分宗派甚至要求他們的傳道人在接受按立前必須完成至少一個單元的CPE課程,大部分神學院會鼓勵準畢業神學生修讀CPE,以強加他們的牧養裝備。那麼,香港的地方教會可以怎樣參與CPE?

教會可以透過不同方式支持和鼓勵牧者接受CPE訓練。筆者從前認識的CPE學員,許多都是地方教會的牧者和神學生。課程結束時,常常聽見他們從心底裏說:「早點來就多好了!我覺得每個教牧同工和神學生都應修讀CPE。」聽了之後,想起自己從前牧會的日子,也曾遇到許多愉快與不愉快的經驗,幫助我體會到這句說話的背後,蘊藏著許多經歷、反省、感受和盼望。深信CPE能透過造就牧者建立教會,這不只是一個人的經驗,也是許多人的經驗。

地方教會可以為牧者提供一個理想的CPE學習環境。與此同時,牧者也可以結合教會的牧養事奉修讀CPE。常有同工問:「作為一個全職傳道牧者,我在教會已身負重任。CPE不同於其他工餘進修課程,我怎能放下教會事奉三個月來修讀CPE?難道我先要停薪留職、等待安息年進修,甚至先離職才能參與這課程?修讀CPE對我有甚麼益處?」這些是很實際的問題。其實CPE可透過不同形式舉行。舉例來說,現時個別訓練中心開設之CPE課程,已致力配合在職教牧之事奉處境。學員於受訓期內,每週只需部分時間前往訓練中心上課及實習,餘下之臨床實習均在其所屬牧區內完成。但這不是要降低課程要求和質素,而是針對地方教會傳道牧者的事奉處境作出調整,以配合牧者們的牧養學習需要。

結語

時至今天,全港約有八十位全職醫院院牧4,若CPE只為專業醫院院牧而設,服侍範圍將會很狹窄。相對地,現時全港共有超過一千間基督教會,牧者們每天身體力行,以基督的愛和福音牧養教會,關懷鄰舍。他們在持續事奉過程中,很需要得到專業和個人方面的支援與補給,才能不斷更新成長,維持優質牧養。在這方面,教會可以透過鼓勵和支持牧者參與CPE,來關心他/她的牧養事奉與及個人成長,藉此給予牧者一個有建設性而抽離的學習環境來重整自己和自己的事奉。

當然CPE不是靈丹妙藥,能在一夜之間解決牧者所有個人問題或在事奉裏遇到的難處。事實上,完成一個單元CPE不等如完成CPE,因為CPE是一種持續學習。雖然如此,CPE卻能幫助牧者在提高牧養技能之餘,增加自省能力,以一個開放的心靈與神同工,接受聖靈光照,持著積極進取的心追求更美的事奉。盼望香港地方教會明白到CPE對他們的牧者,與及對他們所牧養的群體來說,是一種服侍和一個真摯的祝福。

1.CPE 的原意,乃裝備牧者認識自己與自己的牧養事奉,且深化神學反省,而並非一開始便用作專業院牧之入職條件。(參考Rodney J. Hunter, ed. Dictionary of Pastoral Care and Counseling.中關於”Chaplain/Chaplaincy”及”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之闡述。)
2.「牧者」一辭,本來除指地方教會之牧師傳道,也包括那些有志在不同處境從事牧養關懷事奉之信徒。鑑於篇幅所限,本文以「牧者」代表全職事奉之教牧同工/神學生。
3.參上期〈CPE探真〉。
4. 參《全人醫治研討會特刊》院牧聯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