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愛醫燃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在「SARS」期間,曾經在多個不同場合講道,但卻從沒有引用過出埃及記第三章一至六節,關於荊棘與火的那一段。直到六月底,在伊利沙伯醫院為今年十一月份的心靈音樂會開會籌備。會中代表Caring hands的白群仙姑娘建議用「荊棘.火」作為音樂會的主題。

白姑娘分享她感到SARS就好像火,有可怕的毀滅力量,相對之下,醫療人員就像荊棘一樣,不堪一燒。但因著上帝的保守,荊棘在火中並沒有燒燬,這真是一個神跡,更是一個奇妙的恩典,所以她建議用「荊棘.火」作音樂會的主題,大家的心中,自然浮出瀝瀝由新的感受,馬上就表示同意。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醫療界的基督徒將SARS和「荊棘.火」相連並題。

由於音樂會的籌委指派我為音樂會提供一個意念稿。因此回家後就反覆再讀出埃及記這一段經文,並思想與SARS之間的關係。結果,我領會到上帝的保守,只是「荊棘.火」事件裏其中一個主題,上帝藉著「荊棘.火」告訴摩西,祂是自有永有的全能者,並且呼召他「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是另一個更值得注意的主題。因為「荊棘.火」所顯明的,不單是上帝的保守和大能,更是上帝的呼召。因此我編了一個以「哀聲、火、荊棘、呼召」的意念稿,給籌委會參考。

後來我在另一個場合聽見基督徒護士團契(NCF)的傅慧貞姑娘說︰「SARS就像「荊棘.火」,我們就像摩西,摩西早已遠遠的離開埃及,在米甸經營自己的生活,一日到黑,關心的是如何放羊(搵食),就好似我們只顧自己,只顧工作一樣。結果SARS一來,我們才知道,如果不是上帝保守,所有的,一把火就可以燒光。SARS之後,許多醫療界的基督徒都「醒」了,好像看到上帝一樣。上帝藉著「荊棘.火」呼召摩西,也藉著SARS呼召醫療界的基督徒,重新肯定自己的位份。」這是我第二次聽見SARS與「荊棘.火」的相連並題,使我感受到有一場「火」,正在醫療界中燒起來了。

但更深刻的一次是在七月底,基督徒醫生及牙醫團契(CMDF)的主席周鑑明醫生約我開會,因為有幾個醫療界的基督徒組織,都希望藉著十月一日的公眾假期舉辦一個「醫療界基督徒祝福大會」,他們希望院牧聯會也能參與其中。當日的會議,最令我感到不同的,是大家的確心中有「火」,是真的希望凝聚醫療界的基督徒,彼此祝福,然後□手回應上帝呼召。因此,除了大會的程序和內容之外,彼此談論最多的是大會之後如何發展一個「網絡」,以至可以「荊火相傳」。

經過了兩次會議,大家確定了各項細節,最後定出了祝福大會的主題「主愛醫燃.祝福不變」。既是取意於主愛依然,不忘上帝在SARS之中的保守,也深信日後如何,主愛依然。然而,主愛依然是個人的、靜態的;但主愛醫燃,則是動態的、捨己的,意思是上帝喜歡醫療界基督徒燃燒自己,光熱別人。至於祝福不變,則是認信上帝的祝福不變,也是立志要對人祝福不變。

與我一同參與會議的同工郭樂生,會後表達了一個感受。(他在院牧聯會事奉已近十年,時間比我多出一半有餘。)他說︰「這一次的會議感覺很特別,過往推動活動和事工,主力的都是護士和我們,但今次最主動的反而是醫生,更難得的是感到他們真的有心。如果這一次真的是由醫生們站出來帶頭,SARS之後,醫療界的事奉復興,真的有可能出現。」似乎,看見有「火」的並不是我一個人的過份樂觀。

米甸曠野的「荊棘.火」的確是一個令人津津樂道的神跡,一幅憾人心靈的圖畫。但若然這幅圖畫只有火,卻沒有荊棘;只有焚而不毀,卻沒有呼召;或是只有呼召,卻沒有回應,那麼接續在後面出埃及和入迦南的故事,也許不會如此發生。「主愛醫燃」,但願今天,有火,有荊棘;有呼召,有回應,讓出埃及和入迦南的故事在今天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