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歸主──李彭煥卿

 麥潔儀 

我今年四十八歲,已婚,有一子一女,一九八四年來港定居,是無神論者,後來跟隨老爺和家姑拜祖先及偶像。因為經過文化大革命被批鬥,情緒大受困擾,後來得到胃病。起初在廣州接受治療,經醫生斷定是膽生蟲,要服食杜蟲藥,結果昏迷了七日七夜,其後遷往深井(中國內地)療養再次檢查,斷是膽生石,但因當地醫院缺乏儀器,不能施行手術,在家中拖延兩年後再次復發。八五年便立即辦手續來港就醫,最後診斷是膽生石,當時聯想到自己從來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便心安理得的接受病情,沒有甚麼埋怨,只是接受現實。

於一九八五年六月因膽管發炎接受手術切除膽囊及清除膽石,但手術未能徹底做好,一年後右腹經常作痛,在無辦法之下又再次接受腹部檢查,後來發現膽管有石,立即再到診所求醫,但醫生說已經無手術可做,原因是膽管已經換了半條膠管,一聽之下非常失望,痛苦欲絕,在這刻又想兒女還幼,需要自己照顧,只好靠自己的力量支持下去,在這段期間每年進出醫院情況多至六至七次,連護理人員見到我也說﹕「又見到你喇﹗」

在病痛煎熬下,經朋友介紹加入佛教,他們說有三十六位天神庇祐,可以幫助病情好轉。當時六神無主,人家怎樣說就怎樣做,只希望神靈保祐,可以身體健康就心滿意足。但愈拜愈壞,病情非但沒有好轉,直到二○○一年九月,需要入院留醫,生命有危險。因膽管淤塞,引致肝臟部份壞死及腎炎、血壓急降,要立即轉入深切治療房。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卻要經歷漫長的醫院生涯。直到二○○二年一月初才出院。但不到三個月病情又惡化,四月便轉到廣華醫院,經醫生診斷後需要立刻施手術,要將大腸駁連胃部,我一聽之下,心裏萬分驚惶、心跳加速、全身出汗、不知所措。我丈夫就更加擔心,但他卻要保持冷靜,還要安慰我。留醫期間,經常有院牧探訪,我開始聽聞福音,學習用信心禱告,真奇妙,心裏竟有說不出來的平安,加上兒子在數月前受浸加入教會,他也經常提及有關基督教的真理。初時我都是半信半疑,心想,即管嘗試一下,後來出院回家,教會傳道人來家訪,講解基督教及佛教的分別,並帶領我決志信主。當初信心不足,只求神醫治病痛,希望神蹟出現。但當開始每星期參加主日崇拜,結識弟兄姊妹,發覺教會好像一個大家庭,有溫暖、有愛心、互相代禱,開始感受到這個信仰是真的。聖經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因著這個病,連我丈夫都開始每一天與我一起禱告,他經歷神聽禱告,以致愈來愈清楚神的真實,更決定離棄偶像歸向真神。

有一晚丈夫因心臟有事而痛醒,他立刻禱告,在禱告中神提醒他不要再食「炸兩」,醒過來後,他便不再吃「炸兩」,果然到現在心臟已經沒有再痛。又有一次因我要入手術室做大手術,他不斷禱告,求神保守我的手術成功,起初估計手術後要住十四天深切治療房,結果只住四天便轉往大房。初期腸胃不通暢,痛苦非常,加上兩日後咽喉阻塞原故引致膽管部位出血,丈夫更加擔心,他開始迫切祈禱,深夜不斷祈禱,希望神蹟出現,真的到了明日早上,我便打電話告訴丈夫腸臟通暢,舒服得多。他經歷神聽他的禱告,真是多謝神奇妙安排和帶領,同時我女兒也受到教會弟兄姊妹的幫助,也相信主,並且決定今年聖誕節和我一起接受水禮。由於我丈夫是做飲食業的工作,禮拜日未能和我與兒女們返教會,但他的信心很真。有一次,院牧來家訪,鼓勵我丈夫主動與教會傳道人聯絡,安排其他時間上洗禮預備班,希望在十二月全家一同受浸,在親友面前將榮耀歸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