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牧服務發展四方談

 編輯室 

為探討“牧關的明天”,本刊特別安排了一次有醫院主管、院牧事工委員、主管院牧及院牧聯會總幹事的對訪交流。

12月15日雖然是一個微雨寒風的日子,但當日在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會議室之內,卻是充滿熱情,四位出席者皆暢所欲言,為“牧關的明天”道出真心的批評和建議。原先只預算一小時的聚會,但到大家握手道別時已過了兩個半小時,卻仍是意猶未盡。可見大家對院牧事工的關切。

這裏特別輯錄了其中一些重要的說話,作為探討“牧關的明天”的參考。

羅志強 
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專職醫療總經理
港島東醫院聯網總經理(專職醫療及社區)

我為何會答應羅牧師的邀請坐在這裏?因為我十分重視院牧的工作。我本身的專業是物理治療師,現在是醫院其中一個總經理負責「專職」醫療,其實我的工作不只在東區醫院,更是包括整個港島東聯網的醫院,任何專業,只要不是醫生、護士,就歸我負責,包括:營養師、臨床心理學家、語言治療師等共十八項,而院牧也是其中一項。

我記得在楊永強醫生年代已經有人向他提出認可院牧的建議。當時楊醫生問,院牧有甚麼資格?受過甚麼訓練?有甚麼認可?可見最高管理層所著重的是你的資格。其實,不同的專業要得到認同,都必須經過一個艱苦的過程。今日被立法認可的專業,寥寥可數,其他的專業如營養師、言語治療師等等十多個「專業」,只有行內的學會認可。此外,還有一些音樂治療、遊戲治療、藝術治療等等,他們要得到認同還有很長的路,但這是正常的。以前我們物理治療,也是被指為「按摩佬」,但經過了多年的努力,今日不是成為一個被人肯定的專業嗎?

東區醫院因為歷史的原因,結合了那打素醫院,因此「矜憫為懷」、「全人醫治」的理念由開始就成為醫院的核心價值。但「全人醫治」講的是「身、心、社、靈」,靈那一方只有院牧可以去做。因此,院牧對醫院不是可有可無的,而是必需的。

東區醫院的院牧委員會,主席曾是李炳光牧師、曹敏敬牧師,如今是蘇以葆主教。委員則有東區教會的代表,他們都是很有份量的人,醫院的行政總監、護理總經理和我,都是當然的委員,所以我對院牧的工作十分瞭解。雖然我們不會參與院牧的具體工作,但院牧工作要得到我們的認同,亦十分重要。十三年前,由第一日開始,我們的院牧已經歸入「專職」醫療的行列之中。院牧服務的發展,要視乎醫院中最有權的人,行政總監、總經理、醫生、其他專業人士、護士,如何看院牧。

雖然東區醫院的院牧似乎很有優勢,而且亦得到醫院方面的重視。但若要問院牧服務是否已經滿足了醫院的需求,我可以答你不夠、不夠,遠遠不夠,量和質都不夠。我們的醫院有1800多張病床,其中600多張是精神科的,我們是青山、葵湧以外最多精神科病床的醫院。以現時的院牧人數,不可能滿足需求。

李炳光牧師曾經講過,我們的院牧服務很「醜」,意思是面對這麼大的需要,我們所做的是那麼少,這一點我是完全同意的。這樣說,不是指院牧做得不好,也不是說他們不夠資格,對於「全人醫治」,他們是一顆種籽,一顆已經預備好的種籽,但只是還沒有發展起來,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發展起來,我認為如今的方向是對的,但要怎樣做,要大家去想。


薛穎雄 
私人執業醫生
港島區私立醫院院牧事工委員會主席

講到院牧服務的發展,我認為院牧要先有個人專業的發展,才能夠一步步的把整個服務的運作完善起來。按我所知,如今的院牧並沒有一個劃一的資格,亦沒有一個公認的資格。我知道做院牧的要接受CPE訓練,但要受過多少個單元才有資格做院牧卻沒有一個標準,亦沒有一個權威機構去執行。我認為院牧服務朝專業發展,要有一個統一的標準,而且院牧不單要有專業的訓練,也要有專科的訓練,例如醫生、護士也有不同專科,產科、婦科和紓緩治療就有限大不同,精神科分別就更大了。院牧不可能做每一樣都同樣出色,所以專業之外,還要專科。如果能夠這樣清晰,更有助我們去計算每一間醫院需要多少個院牧,需要怎麼樣的院牧。

我認為一個院牧事工委員會,除了有教會的牧者和代表之外,還應該有那一間醫院的醫生、護理人員,及其他專職醫療的代表,如果還有其他有助訓練發展的人在當中,就可以兼顧各方平衡和發展。我贊成院牧和其他相關的人,能夠組成一個委員會,訂立一些準則,並要得到業界一致認同。我相信這一切不會是從零開始的,應該有一些已做得不錯的,只要有人將這些整理出來。


陳一華 
明愛醫院主任院牧

在楊永強醫生的年代,我和他談到身、心、社、靈的全人醫治,因為「靈」的範疇涉及不同宗教,所以如果直接納入醫院的編制是不可能的,而且會引起矛盾。所以不納入正式的編制,卻是被醫院接納和肯定,以「名譽職員」的身份成為醫療團隊一份子,我認為這個最適合。

我非常欣賞東區醫院在行政和運作方面對院牧服務的支持,院方的行政人員參與事委會,又把院牧定位為專職醫療的一份子,並且製定轉介表格,這些都值得我們借鏡。我相信這對服務的發展應該十分有幫助。

如何使院牧服務可以更專業?我提出七點意見。首先是要每一位院牧完全瞭解自己的身份和角色。因此要給每一個入職的院牧清楚的講解。第二是每一項服務的程序要寫得清楚。第三是要有一個清楚的同工手冊。這方面我希望院牧聯會能完成一個範本,然後各院再按自己的情況增減。第四是院牧要有定期的會議或研討,有良好的溝通才會有愉快合作。第五是要有所分工,唯有這樣才能各自發揮得最好。第六是要電腦化,因為使用電腦可以使我們接連的網絡更加廣泛,而且更有效率。第七是要持續進修,沒有持續進修,又怎可能再進一步呢!


羅杰才 
香港醫院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今日能夠有這個四方談,使我更清楚院牧服務的發展,並不是只有院牧關心,而是各方共同的期望。我之前給大家關於院牧專業發展的調查報告,已清楚表明了院牧們的意向。在11月28日,我們舉辦了第二屆的院牧日,當日我們宣佈了要成立一個工作小組,具體的製定和執行各項專業發展的事工。就如薛醫生剛才所提到要成立一個組織,製定一些準則的事。我告訴大家,步伐已經開始了,但行得多快多慢,還要視乎各方支持。羅總經理,你既是代表醫院參與院牧工作,你更有權去要求院牧服務要達到的水平,並且創造條件,使他們達到,而醫院又是接受院牧服務的對象。所以,院方的支持和參與十分重要。

院牧專業發展的目標,並不是要納入醫管局的津助或正式編制之中,這都不是我們應有的目標。尋求專業發展的目標,是要在醫院中得到其他專業人員更多的信任和尊重,並且有更多的服務機會,最終的得益者全是病人。

至於如何才能推動這方面的發展,院牧本身固然重要,但事工委員會和醫院其實也一樣重要。因為院牧服務和其他專業不同,這是一個「慈善」的事工,能夠做多少,是視乎有多少支持。因此她有相當大的不穩定性,所以不容易規劃。但按過去的經驗,如果我們的服務做得越好,應當得到的支持也會越多,這是鼓勵我們發展的理由。

每間醫院的院牧服務發展,當然是由他們的事工委員會負責。但除此之外亦可以考慮透過其他的組織提供評估和發展策略。這種以外援方式來改革自己的做法並不新鮮,而且頗為有效。此外,亦可以透過院牧聯會組成一個平台,讓同行之中做得較好和有經驗的,把成功的方法拿出來,幫助大家改善。慢慢的建立同一的標準,或一個融和的模式,大體是一樣,但各自有特點。相信有助整個院牧界被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