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選 – 督導與學員 的第一堂課

 莫蕙芬 臨床牧關教育督導 

上帝恩典帶領下,我於2010年11月底通過臨床牧關教育督導的檢證,本想打算稍作休息,卻在12月上旬收到來電,希望我能協助督導2011年1月在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的春季臨床牧關教育課程。因著這緊急的需要,我很快便答應。但當安靜下來問自己:「離開課日期還有三個星期左右,我要如何預備呢!」才漸漸醒覺,我將會面對多方面的挑戰,包括如何預備自己進入一個似熟非熟的環境、如何協調那打素醫院CPE課程的特色與我個人對課程的理念、如何與學員一起面對這突變的經歷、如何牧養他們、如何整合與個人督導理論有相異的地方;除此之外,這小組的互動如何、是靜態的或是動態的、小組的動力能幫助學員學習嗎、督導與學員對課程的期望一致嗎、還有……?

多謝【慈聲】讓我在課程完結後,給予我一個反省的空間,與大家分享我的經歷及體驗。我將會以三方面來分享:

突如其來的改變

督導除教導學員如何牧養外,督導也是學員的牧者。所以,作為牧者,便需要關心學員怎樣能較「健康」地面對這臨時更換督導的經驗,並「健康」地進入學習過程。

對我來說,這是一次新經驗,也擔心學員能否接納我這個督導!為了讓學員感到被尊重及有選擇權,在這短短三星期內,我刻意再次聯絡學員,一方面讓學員開始消化更換督導的事實,也讓學員選擇是否願意繼續參與是次課程。感謝上帝,所有學員願意繼續修讀這課程,對我而言,也像投下信任的一票。

開課後,為了加強學員面對更換督導的真實感,我特意說「原本的督導不是我」,好讓我們一起體驗今次突然改變的事實,也讓學員分享收到更換督導這消息後的感受、想法及行動。在一次交流中,其中一位學員如此表達:

「當收到消息後,感到很無奈,但因時間安排,必須要此刻報讀,於是惟有接受事實,然後,上網尋找有關新督導的資料,感恩的是都可以找到一些資料,這使我感到安心。」

  我也告訴他們,「我也緊張,因為我不知道你們是怎樣的學員。」透過這些分享,有助我與學員一起沉殿、過度及轉化這消息,同時也是讓自己真實地體驗「我將要成為他們的督導」這事實。

不能從甄選開始的督導關係

「督導關係是從甄選開始」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督導理論。今次卻正正挑戰著我在沒有參與學員的甄選過程下,怎樣在開課時才與學員建立督導關係?理論被現實的處境所挑戰,我如何面對與解決這矛盾?在未來的課程中,我是否仍繼續堅持這理論嗎?或是可以作出修正呢?這正是一次理論與現實矛盾下所產生的弔詭學習處境。

在這弔詭處境下,我如何自處?剛開始與春季學員建立督導關係時,也正是我甄選夏季學員的時間,我可以逐一約見報讀的學員。相比之下,反而使我更感到「督導關係是從甄選開始」的重要性,因為學員能預早經驗我的督導風格,並我對學員的期望等。這樣,對學員預備學習會更為理想。但今次春季的學員,會有點兒帶著不安地與督導一同起步。由於課程的時間有限,卻有需要於開課初期花上不少時間建立督導關係,以及釐清彼此不同的想法和期望。換言之,這獨特階段反而成為了今次CPE學習過程其中一個重要部分。

對我這位新秀督導而言,可說是在一次不太理想的環境下開始自己的督導任務,但當然這理想是基於我個人的信念與限制,現實終歸現實,我反而更深體會和相信,真正的督導是「上帝」,我只是祂的器皿,我要做的就是將自己獻上,讓上帝透過我這個人來幫助學員成為更合上帝心意的牧者而已。在整個督導過程中,因著要更關注聆聽上帝的聲音,藉此幫助我明白學員需要甚麼,以及上帝想藉著我讓他們看見那些恩典,倒過來這成為了一次使我學習謙卑的機會。

協調督導與學員的期望

督導關係是從甄選開始,協調督導與學員對CPE課程的期望同樣也是從甄選開始。從過往的督導經驗,甚至要約見夏季CPE學員時,同樣發現許多學員是基於神學院的要求,或是從過往修讀過CPE的朋輩的分享中,認為CPE課程對個人成長有莫大幫助,然而,這就是CPE課程的全部嗎?與我這個督導的期望有差異嗎?CPE課程是以怎樣的學習模式進行,學員是否預備好以一個新的學習模式學習呢?學員對課程的期望究竟會幫助抑或阻礙他們的學習?今次的經驗進一步證明,協調學員對CPE課程的期望是整過甄選過程中一個重要的環節。

在開課周,我刻意開始澄清和調校學員對課程的期望,我看這是自己首要的任務,幫助學員明白我怎樣理解及督導一個CPE課程。原來這調校卻成為學員的壓力,也成為督導和學員的挑戰。我既要安撫學員,也要鼓勵他們接受「行動–反省–再行動」這臨床學習模式的考驗。正如當一位學員知道這課程的學習模式時,便感到很困難,她在反省周記如此記錄著:

  「當我要提筆寫週記時,……,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當下我很想逃避、很想放棄。我開始問自己究竟為何我要來學習呢?但想深一層我不是要學習生命要不斷成長、不斷要更新的嗎?……而「行動、反省、再行動」的學習模式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這反映出學員對學習模式的掙扎,但仍能樂意冒險和嘗試的勇氣。雖然這是個絕對不容易的挑戰,然而,感恩的是沒有學員退學。當聽到他們的掙扎時,我更體會到在甄選過程中,調校學員對課程的期望是十分重要的任務,好讓他們在開課前有更充裕的心理準備,這有助他們更能投入學習。今次的經驗使我更深體會和相信甄選是一個重要的歷程,怎樣更能善用甄選,正是我繼續要學習的課題。

藉著這次反省,一方面我必須承認督導教學過程中,確實會遇到現實與理論出現不一致的處境,今次當我不能完全協調妥當時,才更深的體會到上帝才是課程的真正督導,我只是與上帝同工而已。當然,今次的課程除了讓我更深體會到督導包含了牧者職份外,更肯定督導關係是從甄選開始,預備學員如何進入CPE課程也是從甄選開始,是次經驗反而更提醒我如何善用甄選時間,特別是督導關係的建立和調校期望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