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利亞的侍奉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但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上那上好的福份,是不能奪去的。(路10:38-42)
…馬利亞就拿着一斤極貴的真哪達香膏,抹耶穌的腳,又用自己頭髮去擦,屋裡就滿了香氣。…(約12:1-8)

路加福音和約翰福音關於馬大和馬利亞的記載,相信我們都不會陌生。路加那一段講出馬大為許多的事忙亂。這豈不也是今日教會的普遍現象?

今天的教牧同工都很忙,不但我們覺得他們很忙,就連他們也覺得自己很忙,有些甚至會故意的向人表達自己很忙,好像馬大。或許,這是希望得到援手,也可能是埋怨辛勞,但就是停不下來。

不可少的一件事

最近有兩個觸動自已的經驗。朋友轉介了一位需要特別關懷的弟兄,我知道他有穩定的教會生活,而且在教會也很投入。於是問他:為甚麼不找教會的牧者呢?豈料他說:他們都很忙,沒有人有時間聽我的說話。另一次是在一個聚會分享後,想留下來多點和參與者交流。但負責的同工可能不想阻礙我時間,不住的提說:牧師是很忙的,我們不要阻礙他……。當時心裡暗忖:忙,不該是美德的彰顯,也不會是能力的表現,亦不是合宜的恭維語啊!為甚麼要不斷的說我很忙呢!

環顧今天的教會,大多數的牧者都是忙於會議接續會議;聚會接續聚會;課程接續課程,真的是「忙不了,忙不了」!這並不是要否定這些事工的重要性。馬大要接待耶穌,也不能沒有準備,耶穌更不會否定馬大所做的一切。祂只是向馬大指出,不要為「許多」的事弄得心裡煩擾,而忽略了另一些要「做」的事情。

馬大埋怨馬利亞甚麼都不做,但耶穌卻說:她選上了上好的福份。言下之意,耶穌並不認同馬利亞甚麼也沒有做。其實她正在專心地做一件事,就是—聽。有人問,院牧的事奉,最主要做的是甚麼?我可以告訴你,院牧最重要的是「聽」。而且不是被動的聽,更是主動的聽。

最近,讀到九龍醫院行政總監區結成醫生的一篇短文,題目是:沒有五分鐘。內容說,今日的醫生和護士忙得連抽出五分鐘的時間來聽聽病人和家屬的問題也不能,這是可悲,還是可憐?其實,對於病人,醫藥固然重要,但「不可少的只有一件」,就是聆聽。可是今天的醫護人員,甚至牧者,大都好像馬大一樣的忙碌,停不下來聆聽了。院牧,就是要像馬利亞一樣,用心的聽。因為只有用心的聽,才能準確的回應。

機會稍縱即逝

約翰福音那一段是發生在同一個地方,但時間不同了—耶穌快將要面對死亡。然而,在祂身邊的人,包括祂的門徒都不知道,但馬利亞卻知道,並且她是有備而來。為甚麼馬利亞可以比其他的人更明白主耶穌,更知道祂的遭遇。豈不是因為她曾經用心「聆聽」嗎?因為她懂得聆聽,才能夠把握機會向一個「快將要死」的人,表達她的愛。對臨終的人表達愛,是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其他的人都只是在耶穌死後才表示哀思愛意,但馬利亞卻是在耶穌離世前以香膏抹祂。這是多麼難得的呢!

有一次,我在一個臨終病人的床前,作臨終關顧服侍。起初,家人的情緒還是平靜,似乎是接受了這個事實。但當病人出現了呼吸急促,似乎要斷氣的樣子,家人就失去控制,高呼大喊:「爸爸,要撐住,要撐住,不要放棄…」,媽媽又喊:「你不要丟下我…」。看見這樣的情況,我立刻把家人帶到走廊,對他們說:其實我們都知道老人家所剩的時間不多,我知道大家都捨不得,正因如此,我們就更加要把握機會,珍惜時間向他表達愛意敬意,讓他可以安心離開,死而無憾。家人接納我的建議,一一回到床邊說感謝和安慰的話,情景和氣氛馬上變得迴然不同。事後家人十分感激我的介入,讓他們沒有錯過了這個機會。其實,這樣的情況,每天都會在醫院發生,院牧每天也有可能遇上。

並不是枉費的

不明白的門徒認為,馬利亞把價值三十兩銀子的香膏用來為耶穌抹腳,是一種浪費。但耶穌卻清楚的指出,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時機,因為「她是為我安葬用的」。三十兩銀子,的確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們的時間,的確是十分珍貴。但若是能夠花在一個病人,特別是一個臨終的病人身上,這是不會枉費的。如果我們到醫院,特別是到末期病人的病房,我們會看見許多病人的親人,他們一點也不會覺得「枉費」時間。因為在愛裡,永遠是沒有「枉費」的。

其實,今天我們仍然可以像馬利亞的服侍。因為耶穌說:作在一個小子的身上,就是作在祂的身上。只要我們願意像馬利亞一樣,願意聽,並且懂得把握機會,獻出所珍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