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結果並不重要

 口述:羅柏元 整理:冼鴻兆(沙田區醫院院牧事工義工)  

滴{溚滴溚……牆上的時鐘不停地轉動著,彷彿在告訴我,自己的生命同時也在倒數了。

當我閉上眼睛,默默回望生命所走的每一步。小學的時候,第一次接觸基督教信仰,那時姐姐帶我去參加教會聚會,理所當然的信仰,一去便十多年了。

但對外界事物充滿好奇的我,不甘心於平淡的生活,努力賺錢,期望能完成未完成的學業,積蓄足夠了,25歲是我生命的轉捩點,有機會到澳洲大學攻讀建築,當然雀躍萬分,希望用年輕的時間,去尋找和發掘自己的夢想,經驗那從未接觸過的事物和知識,甚麼教會生活,甚麼教會事奉,都停止了,從那時起,開始去尋夢。

大學畢業後,雄心萬丈,回港後立即進入了建築行業,香港不少著名建築物,座落在中環的中國銀行總行,中區的添馬艦建築工程,我都有份參與興建。收入算得豐厚,事業如日方中,我正在享受著自己努力的成果。

2008年3月,某日的晚上從上海公幹回港,突然感到腿部產生劇痛,連走路也覺得艱難,身體狀況告訴我,問題並不簡單,但有問題就要解決,有病就去醫治的心態,是我做人的宗旨,於是立即求醫。經過醫生診斷後,證實患上了第四期骨癌,並且告訴我要把整條腿切除;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我實在無法接受。我只有41歲,正處於事業的黃金時期,年老的雙親亦需要照顧,那時的感覺是,上天待我太不公平了。

當我內心充滿著埋怨和憤恨時,父神卻將過往恩典片段,一幕幕地展現眼前,曾遇到極大的危險,生與死繫於線間,死亡擦身而過,但祂卻默然地保守了我。98年,和女朋友在澳洲布里斯本,駕車前往墨爾本,途中發生了嚴重的車禍,當時自己所駕駛的車輛,以時速130公里滑行,加上天雨路滑, 車輛完全失控,以極大的衝力撞向樹林,彷如廢鐵的車子,被泥濘和樹木遮蔽了,但我們卻沒有絲亳損傷,自行爬出車外,並且在應當渺無人煙的地方,竟然有一輛救護車經過,這一切豈不是上主的安排和眷顧嗎!我慨嘆自己生命短暫,但上帝卻告訴我,其實我多活了許多年。2003年,南亞海嘯泰國的首府是重災區,原先和女朋友計劃到此地度假,但想盡辦法,也無法預訂到機票和酒店,最後只能前往其他地方。這也是上帝的保守,讓我又在這世上多活幾年。仰望天際,繁星點點,在漆黑的夜空,散發著閃爍的光芒,我沒有埋怨,反而獻上感恩。

在患病過程裡,上主守護我,醫生原先診斷要把整條腿切除,但那位醫術高明的骨科醫生,只切除了那壞死的枯骨,把我的腿好好地保存下來。手術完成後,需要接受連串電療和化療,但每次的難關祂都帶我一步一步的經過,除了有愛我、關心我的醫護人員外,更有最適切的醫療方案,和舒適的病房讓我休息。化療過後,身體需要固本培元,又得到有經驗的中醫師,幫助調理身子,得以盡快復元,讓我回家能照料年紀老邁的父親。每晚能夠與雙親共晉簡單的晚餐,閒時與他們把臂漫步,那確實是人生一大樂事。

只是好景不常,過了一年開心愉快的生活,2010年的9月,我的癌病再次復發,身體受到前所未見的煎熬,嘔吐,疼痛,以及制止不了自然的打嗝。醫生們在我體內甚至測度不到任何白血球的指數,於是他們忙著為我輸血救命。在痛苦的煎熬下,我懇切地求告那掌管生命的上帝幫助我。這時,院牧的出現,好像就是天父差派她來,重建我心靈的天使,讓我重新檢視及整理與天父的關係,此時此地,祂仍不離不棄的帥領我,賜予我極大的平安,實在令我有說不出的甘甜及寧靜。

在骨癌無情地侵蝕下,我的身體日漸衰弱,今天已失去了自理能力,只能躺臥在病榻上,依賴著醫護人員的幫忙及照顧。但我沒有埋怨,沒有憤恨,只欣然地接受這境況。生命雖已處於彌留當中,但我的信仰幫助我勇敢地面對身體的衰殘。我的內心依然平安,聖靈讓我擁有人的尊嚴,面對生命的盡頭,亦毫不畏懼。天父更賜給我勇氣,我利用僅餘的精神及體力,邀請了多年沒見的老朋友、主內的弟兄姊妹、照顧我的醫護人員並與我家人,同來參與我世上最後的宴會―「惜別會」,開開心心地與他們度過了一個愉快難忘的下午。

也許,天父以祂大能的手,使我得著痊癒;也許,天父要帶領我返回天家。但怎樣的結果並不重要。因天父已經與我同在,勝過了死亡的威嚇,縱然行在死蔭的幽谷,祂的杖和竿都安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