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正、反、合

 黃成智 

去年十一月份在廣東發現首宗非典型肺炎,在輾轉六七個月之間引發起一場天災與人禍,導致世界各地患病者無數,死亡個案亦數以百計之多,香港亦有一千七百五十五人染病及二百九十六人死亡(○三年六月二十日衛生署公佈數字)!

SARS故然是天災,據香港大學醫學院專家分析及世衛專家亦指出,SARS病毒來自動物身上病毒(五月二十四日之明報新聞網報導:港大指SARS源自果子貍),變種傳染人類,再引發人傳人的情況出現,引發全球疫症爆發及恐慌。不少人就此認為這是人類濫食野生動物的報應,無論如何,這是大自然的奧秘,人類透過努力進行科研和發展技術,預防或減低天災帶來人類的傷害,但另一方面卻又遭到對環境生態破壞的報應。

然而天災沒有為人們帶來分化或失望,反之,從過去不少的天災,如國內華南水災,台灣九二一大地震等事件,人類面對自然的逆境,更顯出團結與互助,今次香港醫護人員捨身救人的偉大精神亦表露無遺!但人禍卻不然,人禍令天災禍害加強,令人們分化,令社會怨恨加深,人禍對社會的傷害更甚於天災。

香港的SARS事件亦是人禍,政府在處理疫症有不少的失誤,疫情失控及在社區擴散,病者及其家屬飽受痛苦,市民對政府失望,支持及反對政府者加強分化。港大曾華德教授曾經批評政府九大錯失,包括缺乏完善危機處理系統、容許疫情在社區擴散、反應被動、醫院防感染措施不足、中央指令混亂、透明度低、漠視醫學界警告、研究資源有限,對前線醫護人員保護不足等等,可見SARS並非只是天災,亦是人禍,說得輕一點,也是人預備不足,應付不力之過。

在SARS疫症出現及事件發展過程中,筆者有數點的批評和意見。

中港通報機制混亂,導疫情失控

嚴重緊急呼吸道症候群(SARS)於去年十一月在廣東省發生,一河之隔的香港,卻被蒙在鼓裡,未能做好預防工作,以至疫情爆發,造成慘重傷亡。而粵港通報機制更要到四月中才開會討論。在事件發生後不少市民已質疑香港政府為何在知道通報機製出現問題後,仍沒有正視事情,甚至國內其他地區暗示疫症是由香港傳至,香港政府仍沒有作出反應。這是否反映香港特區政府只為畏於國內地區政府,而漠視香港市民的生命安危。事實上,通報機制在經過數月SARS侵襲後仍未完善,從最近的日本腦炎事件,特區政府承認是從報章上才知悉,如此,確實另香港市民擔心!

因此,筆者建議中港之間的通報機制必需加強,而要切實執行,民主黨在○三年四月十三日就粵港疾病的通報機制亦提出建議,包括:

  1. 通報機制的地域範圍,除了廣東省,亦應包括澳門。
  2. 通報機制的資料:
    香港政府應該要求廣東省提供進一步資料,包括各市、縣的患病人數,香港政府並應將有關資料向香港居民公佈。
    考慮提供正在調查的個案數目。
    除了患病人數,更應互相通報關於流行病的知識。
  3. 通報機制的運作:除了SARS,粵港應設一常設的疾病通報機制,並設立準則,一旦發生嚴重疫症和公共衛生事故,即作出回應,並向市民公佈案例。
  4. 香港應積極研究成立傳染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可行性,並開展緊急傳染計劃網絡。
缺乏危機意識,令疫症社區擴散

三月初在威院有十多名醫護人員受到SARS感染,不少市民及醫護界專家都已感到危機,恐防社區爆發,但在三月十七日衛生福利及食物局楊永強局長,在記者發報會上仍指疫症未在社區爆發,但在第二天即三月十八日,中大醫學院院長卻指疫症可能已擴散至社區,而事實上,在三月二十六日已不單正在醫院爆發,在淘大花園E座有五個家庭共十四人懷疑感染非典型性肺炎,及後更多居民證實染病,死亡人數更是最多的感染區域,令到社區產生恐慌。作為局長是否應以嚴謹態度分析疫情,而不能輕率莽下判斷,如此言論反映有關當局是輕視疫症,缺乏危機意識,會令到市民降低防範,疫症更會在社區擴散。其後,在醫院內大量醫護人員受到感染症病,甚至殉職,更令人痛心。

因此筆者認為,但凡涉及專業判斷的事情,如SARS或其他傳染病,應交由專家判斷,避免政治干預。否則不單使問題惡化,更會產生更多的管治困難。如今社會紛紛要求徹查,令政府豈更尷尬。

保護醫護人員不力,醫院防感染措施不足

在SARS事中,作為香港人,最自豪的是,我們擁有一班無私又偉大的醫護人員,他/她們堅守崗位,不辭勞苦,捨己救人,筆者在此表示無限謝意,然而政府及醫管局的管理層們,卻在保護醫護人員不力,不停有醫護人員表達缺乏保護措施,而且在醫院內不停有醫護人員受到感染,在三月初爆發如是,四月份如是,到五月仍有醫護人員受感染的情況發生,而每次都將責任歸於隱形病人,但明知有SARS病人的病徵難以捉摸,能否就以最保障生命安全的政策,進行全面的預防措施,這是否因政府只顧財赤,而罔顧市民及醫護人員的安危!

因此筆者建議,政府開支應有輕重緩急之分,即使是財赤,亦不可以減少對疾病控制和預防的開支,否則只會因減得加。這一趟若非全體醫護人員的無私奉獻,而廣大市民又上下一心的支持,後果令人不敢想像。

醫院行政混亂,令更多病者及家人增加痛苦

今次事件,揭示香港特區政府在處理傳染病的能力受到質疑,我們可見在短短三個月,SARS由三月三日在威爾斯親王醫院首先爆發,跟著四月二日在聯合醫院,四月底到大埔那打素醫院,及至五月,竟然在說明不會接收SARS病人的北區醫院也有小型爆發,政府在處理接收SARS病人時,根本在該等醫院的處理傳染病措施仍未妥善,便將處理SARS工作由一間院交至另一間院,在未有好的準備下,就要不同醫院的醫護人員,置於染疫的機構,而疫症爆發情況,就從一間醫院傳到另一間醫院。

另一方面,我們見到不單止醫護人員在醫院內感染疫症,有很多病人,亦在醫院內感染SARS,不少老人家因普通病症入院,卻因染SARS而去逝,令其家人深受打擊。筆者親身到北區醫院觀察,在未有小型爆發前,普通病房及觀察病房病人管理是十分鬆懈,病人可隨便離床及不帶口罩,這是否導致疫症爆發呢?判斷就由大家來做,但從北區醫院將兩個病人身份弄錯的事件,醫管局的行政管理及危機處理的能力不足,就是明顯的證據。

雖然香港沒有傳染病已久,醫院的行政一時之間應付不來,是可以明白的,但應付SARS就像打仗一樣,指揮最是重要。SARS不單暴露了醫管局居安不思危的弱點,也顯示了領導上的問題。如今又有登革熱、炭疽、日本腦炎,今個冬天SARS更可能再次襲港。醫院若不趕緊建立良好的管理機制,將難辭其疚。

結語

綜合以上各點,似乎大部份是批評和消極的,但筆者認為,SARS亦帶來香港人積極和正面的意義。其中最突出的是市民的質素。在全球有SARS感染的地區,仍以香港人的反應最好,這一點是不容置疑,一至公認的。

至於醫務人員,除了前線的奮不顧身之外,中高層的管理人員,亦甚為可嘉。這一點從高永文醫生被電台主持「罵」完之後,得到廣泛的支持可以證明,(事件後來演變成廣管局警告,主持人收咪,則另作別論),各醫院的行政主管,市民大都表示欣賞。可見香港是一個相當成熟和高質素的社會。但願香港人不單戰勝 SARS,更逆境自強,創建更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