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與院牧事工的發展

 張芸菁 

「非典型肺炎」(SARS)疫症帶來很多的衝擊,對院牧服務影響也很大,在這些影響下,院牧與醫院及醫護人員之間的合作有何變化?院牧服務模式要否改變?由於 SARS的原故,一些以前沒有的服務,現在竟然可以,而且還可以繼續發展,就如視像探訪服務。就這些問題,五月的在職院牧研討會曾進行探討,並邀得屯門、威爾斯及大埔三間醫院的院牧代表分享。

首先是威爾斯醫院羅桂蓮院牧,她對SARS疫症前後有這樣的看見︰SARS前急症室與深切治療病房(ICU),都經常有傳呼,院牧可隨意進入要去的病房,病房分科也很清楚。並且院牧義工亦穩定承擔成人、兒童及床邊的關懷工作,配搭愉快。可是SARS之後,義工的參與完全停止,所有病房調配得非常混亂,並且掛上謝絕探訪的告示,急症室亦曾一度被關閉,ICU病房也嚴禁進入,院牧服務完全受阻。

但院牧並不氣餒,反而看到另一個積極層面,一. SARS之後,與醫護人員的關係緊密了,彼此多了關懷慰問及祈禱分享。二. 團契生活豐富了,經常一起讀經、祈禱和唱詩,更有生命反省的時刻。三. 人的生命改變了,以前一直隱藏身份的基督徒員工,現因著疫症而看見自己的渺小和限制,在人面前流淚禱告依靠神,求神加智慧與力量。四. 探訪模式改變了,改為多以慰問咭表達,甚至透過視像網絡探訪,或許也是將來會多了一種新的探訪模式。可見SARS雖然帶來困難,但並無損害院牧的負擔。

這疫症對屯門醫院的影響又如何?黃天安牧師表示院牧服務與其他院牧室一樣,很多服務也停下來。為回應SARS疫症,院牧部便與屯元區教會緊急召開一個祈禱會,並邀請謝婉雯醫生分享「如何面對SARS這病毒」,有一百三十多人參加,但想不到那晚竟然是最後一次與謝婉雯醫生見面。因著謝醫生與劉永佳護士受感染,醫院主動邀請院牧協助,發起一個全院性的祈禱會,為兩位送上祝福,及對院內同事表達支持,院方的高層人士也有參加。他們相繼離世後,院牧又協助醫院為死者舉辦追思會,兩次出席的人都很多,當中不少更是高層官員,院方也欣賞和尊重院牧的角色。因而與醫護人員的關係明顯進步,需要物資的時候,也容易取得,期間聽到某高級醫生說︰「請你們看守我們的同事」。院牧的身份是被受接納與認同,可說是提升了。

另一方面也得到教會與社區的關注,收到各界人士送來的食物與生果、以及奉獻買來的口罩和保護衣物。在一些抗SARS的活動,又被邀請出席,看見社區對院牧的接納。至於將來方向,稍後會與醫院面談商議,這是SARS之後帶給我們的改變。

關於大埔醫院的情況又如何?劉麗儀院牧憶述醫院在三月底停止了所有義工服務與探訪,並開始接收SARS病人,員工們都很擔心,甚至半夜致電請院牧要求為他們祈禱。直到四月中,SARS病毒蔓延大埔區,很多居民受感染,成為全港的重災區,居民對醫院發出埋怨。所以緊急召集一個祈禱會,得到院牧聯會提供協助,雖然在很短的時間內籌辦,但出席人數也有三百之多,會上又簽上心意咭送給大埔兩間醫院員工。

祈禱會之後,院牧與大埔區教會發動了一個防炎祝福大行動,藉著單張、防炎紙巾,宣傳橫額,廣告燈廂,將「願你們平安」的訊息帶給大埔居民,有三十三間教會支持,我們將院牧聯會「關心熱線」及院牧室電話登在燈廂內,供有需要的人使用。在經費的籌募上,開始時有擔心,但結果是超過所想所求。除此之外,更有一個突破,就是醫院行政總監董醫生,在五月十六日召集院牧部舉辦一個祈禱會,為那些受感染的醫護人員禱告,有約一百人出席,很多是部門主任,其中三份二卻是非基督徒,SARS使院牧的見證更加明顯了。

回顧整個SARS疫潮,可以這樣說,危機卻成為了轉機,與員工的關係更進一步,市民對院牧身份也認同多了。

總結以上三位的分享,SARS之後院牧事工的確有較大改變,一. 與醫院及醫護人員的關係明顯緊密,有助日後事工的合作。二. 院牧身份因此而得到提升,不論在醫護界或社區都廣為人認識及接納。三. 與社區的距離拉近了,將來容易走進社區。四. 與教會保持緊密合作,這對推動醫院牧關工作甚為重要。五. 延續及發展其他可能的新模式,將其廣泛化。整體來說,SARS之後,院牧事工都是邁向正面積極的發展,這是值得感恩的事,也是需要代禱記念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