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生告訴我搶救無效的時候

 李麗儀 基督教聯合醫院院牧  

一個年青高大的男病人,醫護稱他今晨中風入院,一直昏迷不醒,情況危殆,於是急召院牧到病房支援病人家屬。在床邊等待的姊姊心急如焚,希望弟弟可以甦醒過來,而弟婦亦帶著兒子正從內地趕來醫院,姊姊不時叫喚弟弟的名字:「你要支持住呀!撐住呀!」眼睛卻不時注視著弟弟的維生指數,又不停致電弟婦,緊張地催促著她盡快趕來。

另一邊廂,媽媽卻異常冷靜地坐在床邊,一直觀察著兒子的情況,卻收起她心中的惶恐不安,用堅定的語氣向兒子說:「起身啦,唔好瞓啦,你爸爸會保祐你,耶穌會保祐你,無事架!記得我地以前開鋪做生意咁艱難都捱過去了。」「亞仔,去飲啤酒,你話同我去旅行,你仲未同我去呀!」兒子仍睡在床上一直絲毫沒有反應,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媽媽仍抱著未知的盼望依然守候著。

此時,親友一個一個的到來,掩不住心中的憂傷和激盪,也擋不住奪眶而出的淚水。姊姊目不轉睛地不時注視著心跳血壓機,每當度數向下移時,她的情緒就緊張起來,縱使她其實不懂得如何解讀這些數字的意思,直至其中的數字突然升高時,她帶著希望以為弟弟的情況有所轉機,可以扭轉這結局。說時遲,那時快,姊姊仍趕不及高興的剎那,醫護卻向家人表示要為病人進行急救,家屬帶著驚恐不安的心情,平息著呼吸,彷彿等候著醫生最後的宣判。

急救還不到三分鐘,就在此時太太和兒子趕到醫院,太太情緒激動地哭嚷著,責怪自己不應與丈夫爭吵,帶兒子回內地,使丈夫鬱鬱寡歡,借酒消愁。兒子也跟著媽媽哭泣起來,院牧站在孩子的旁邊安慰他,告訴他因他考上了心儀的學校,爸爸十分高興,以他為榮,還打算買他喜歡的書包送給他,以表示爸爸對他的關愛、肯定、讚賞和鼓勵。那孩子雖然只是七歲,年紀輕輕卻十分懂事,飲泣了一陣子後情緒平伏下來,反倒安慰身邊的媽媽。院牧鼓勵母子兩人彼此溝通,兒子承諾會聽媽媽的話用心學習,媽媽也攬著兒子感動地哭訴說一定會好好照顧他。

就在這搶救之際,太太和兒子在這空間一方面整頓了彼此的情緒,另一方面各人卻同時要面對很有可能即將失去丈夫、父親、兒子、弟弟的噩耗。大家都平息著呼吸,彷彿等待那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當醫生最終宣告經過一輪搶救無效後,太太隨即與兒子進到床邊見他最後一面,媽媽卻如夢初醒,驚喊「已經離世嗎?」她也開始哭泣起來,怪責自己如此大意,竟沒發現兒子出了問題,不然就可以避免今次的危機發生。院牧讓她抒發失去兒子的傷痛,以及表達對兒子內疚的情緒。當媽媽的感受被認同後,她抱著兒子的身體感觸哭泣,也把兒子交托給天父,希望他能在天父的懷裡得著安息。

很多時面對哀傷離痛,身邊的親人都希望哀傷者盡快平伏心情,會不其然透過一些說話或行為,壓抑著哀傷者自由與安全地表達悲痛的情懷,卻因此錯過了最好的時機處理哀傷情緒,到最後也只是延長了傷痛的時間。院牧的臨在是要藉著陪伴和心靈關懷,使哀傷者能按著他們的步伐舒緩心中傷痛的感受,促進對方完成這階段的哀傷任務,從而可以順利過度到另一階段,接受親人已離世的事實,繼續好好地活下去。

當人生所經歷的逆境無法扭轉時,人的內心往往充滿無助、憂傷和恐懼。縱使人的心忐忑不安,驚慌徬徨,但透過院牧與人的同情共感,陪伴同行,能使上帝無條件的關愛真切具體地實現出來,不單使本來的痛苦得以減輕,也有助哀傷者漸漸重拾內在的安穩。

院牧每天在醫院裡的服侍,不少時候都會被召喚到上述突如其來而搶救無效的處境中,支援傷痛的心靈。院牧得守護著這片神聖的空間,滋養哀傷者的心靈,使上帝本來賜予人內在的能量和資源,可以成為個人面對逆境的力量,盡管無人能改變親人離世的事實,人若活在基督的愛裡,彼此的思念卻讓生命仍然能夠互相連結和延續。

雅各書4章14節:「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生命無常,往往使人感到措手不及,徬徨無助,也不敢相信,更難於接受。剎那間整個世界都扭轉過來,彷彿幸福已靜靜地溜走了。

要哭的都哭過了,要罵的都罵完了,流不盡的是往心裡淌的淚,儘管帶著萬千的不捨與憐愛,卻絲毫無法使死人復活過來,當人面對絕望的境況,才會想到依靠那位看不見的上帝,使人可以不再寄望無定的今生,及沒法把握的人生,而轉眼仰望那位永恆不變的上帝。

縱使又苦又短的人生,本來像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卻因慈愛主介入人的苦難之中,使人有盼望和有尊嚴地面對死亡。人生最後一程,再不是只有分離的傷痛,同時看見天父的慈繩愛索引領哀傷者,在眼淚裡經歷祝福,在絕望中找到盼望。

雅各書1章17節:「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衪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

天父的美善卻沒有因著人的有限和愚昧而掩面不顧念我們,在人最軟弱無助的時候,衪的眼目仍然眷顧守護,叫人更深經歷有主同在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