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痛楚難耐到紓緩苦困

 羅麗芳  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牧 

「痛楚管理」(pain management)對痛症病人是非常的重要。病人要按醫生的指引依時服藥及做拉筋等運動來幫助自己作出痛楚的管理。當痛楚管理適切時,紓解他們心靈的痛苦也較為容易。

由於痛症是看不到的,病人如常人一樣,但痛來臨時就無法控制。因此別人可能懷疑他們欺騙,當家人或同事懷疑他們,是否因「懶惰」不願上班,他們就感到很委屈,有苦自己知,這是病人極大的心靈痛苦。所以我們要抱開放的態度聆聽,並信任他們。如果不明白的地方我們要問他們,透過幫助病人沉澱那複雜的情緒,與他們一起整理和面對。

痛楚會使病人害怕「掃別人的慶」而不敢社交,但人是需要與別人交往的。我們要鼓勵病人與人接觸及與社會聯繫。並且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自己的特質,這些特質不會因病而消失。雖然病人會說自己已一無所有,我們仍要幫他們看到自己仍然擁有的,例如:堅忍、毅力、剛強等,有甚麼幫他「撐」到如今?而建立合乎現實的期望對病人尤其重要,但這些期望能否與現實一致,又或者現實與期望的落差會不會有很大的距離?如果不能達到,可以怎樣調較,以至可以達到或拉近與現實的距離。

許多痛症病人因傷患不能繼續從事本身的行業,痛症科團隊會鼓勵病人發展自己的興趣,有部份病人會利用這段不能上班的時間而學習新的事物,開創新的生活模式。如果病人是基督徒,我們更可以引導他們思想以下的觀念:

  1. 有信徒以為禱告後服藥,痛楚就會全消,我們會與病人探討主醫治的主權。
  2. 許多病人求主醫治,盼望痊癒是百分之百,像沒有病之前一樣。我們要轉移病人的心態──求主加給力量面對這痛苦。
  3. 我們要與病人一起尋找痛症對他的意義,有時能啟發一點新的亮光,即使找不到任何新的思維,病人在過程中也可以有得著。
  4. 在適當時侯要作出引導,有病人以看小說來抽離身體和心靈的痛苦,我們需引導他們看聖經,與上帝聯繫,用時間去強化自己的心靈。
  5. 有些病人常強調以前自己怎樣有能力,他們不接受身體是會衰退的,而且病痛本身也是一種限制。我們要讓病人了解苦難及衰退是生命的實況,甚至是生命的定律。

雖然痛症可能無法完全康復,甚至病人需要一生與痛症共存,但如果能在痛楚的管理上控制適切,並靠著上帝的憐憫,病人依然可以在痛楚中過著有意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