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忐忑等候的對象-從焦急難耐到安然交託

  瑪葵醫院主任院牧 方衛心 

很久以前,聽呂方唱的一首歌《聽不到的說話》。當時對歌詞中“忐忑”一詞一知半解,特地查究了一下。其實從字形上,已經能夠看出一些端倪。那是指一個人的心,七上八落的,一會兒在上,下一刻則掉到了谷底。總而言之,就是情緒和理智都極為混亂,無法安定下來,無法作出決定的意思。也許就是因為內心的忐忑、不安和混亂,使人失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以致無法表達內心的想法和感受,所以才有「聽不到的說話」。在醫院牧關的場景中,的確遇到很多這類忐忑等候的對象,而我們也切望能夠把他們從焦急難耐的處境中,帶到安然交託之地。

等候見醫生的病人或家屬,正是最忐忑難耐的一群人。雖然聽不到他們的說話,但是他們的「身體語言」,已把忐忑的心情表露無遺。失落焦點的眼神、憔悴而甚至是時而抽搐的面容、緊握和微顫的雙手,都反映了他們的煩躁、無助和坐立不安。潛意識告訴他們,將要聽到不幸的消息;但是最不幸的,是感到完全無能為力。

曾遇到一位約六十歲的女士,回來醫院聽報告,她的兒子和我(院牧)陪同她會見醫生。醫生向她宣佈了不幸的消息,並且解釋了病況和治療方式。當醫生問她還有甚麼疑問的時候,她沉默了一會,也不知是否聽懂了醫生的話。其實這位女士已經進入了茫然的狀態,呆呆的坐在那裏,甚至連醫生離開了也全然不知。

「你現在怎樣?」我問她。這時她才回過神來,拿起電話,卻呆在那裏。好一會之後,說:「院牧, 我丈夫的電話幾多號?」隨即眼淚就湧出來了。這時最可以做的,也許就是默默地陪著她,陪伴她渡過這人生最難耐的時刻。過了一些時間,我再問她:「現在怎樣?」 她表示好一點。我嘗試了解她是否明白醫生的講解。最後就問:「可以為你面對的艱難禱告嗎?」她點點頭,禱告中,我感到她在哭泣,同時也感到上帝的臨在,並賜下安慰。禱告後,我張開眼睛,見她雙目緊閉,淚仍在面上淌著,但面容滲透著平靜安穩。

怎樣把一個忐忑等候,焦急難耐的對象,帶到安然交託之地?也許沒有一條完美的方程式。但我相信他們就像在客西馬尼園,落入完全無助狀態的耶穌一樣,極需要禱告的支持,也需要上帝差遣天使來加添力量,好使他們可以面對那無法承受的一刻。我深深感到,他們身邊的人應該成為神所使用的天使,用憐憫的心陪伴,用神的話語(簡單到位的)安慰,用禱告把他們引導到上帝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