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病復發的關懷

 袁慧珊 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院牧 

在我們的生活中,很多疾病在治癒之後,若多加注意日常的起居飲食,保持運動,注重身體的保養,一般都能保持健康的。但有些時候,縱使我們多加留心也不能避免不發病,如心臟病、中風、癌病…。當曾經病患的人突然感到身體不適,或有異樣的反應和痛楚時,湧現出「懷疑自已舊病復發」這念頭是很自然的事﹗

詩詩(化名)於5年多前曾患上第一期乳癌,因此把雙乳及淋巴腺全都割掉了,這是由於她的姊姊在30年前因乳癌去世,她的母親也因癌病離世。

詩詩在病癒後的生活都是很開心快樂的渡過,做她喜歡做的事情,吃她喜歡吃的東西和去她想去的國家旅遊。但近日她卻發現昔日乳房患有癌腫瘤的位置又再長出一點肉粒來,詩詩立時很擔心!

回想起5年前初發現癌病的情景,接受手術及一連串療程的痛苦經歷再次湧現詩詩的心頭,歷歷在目,久久不散﹗但「懷疑自已舊病復發」的恐懼感反而使她卻步找醫生作進一步檢查。

怕再一次面對癌病復發的「噩耗」( Bad News) 是癌症康復者的正常反應,這實在有如再次被判死刑的難受!如果舊病再次復發,要面對的問題是:病況到了甚麼階段?有沒有做手術的可能?其他治療又如何?有用嗎?會否更辛苦?經濟能夠負擔嗎?每一個問題都使人焦慮。

關顧者要明白當病患者處於此際的感受,一般是對病情感到焦慮,感到無助和失去自由,對未知的結果感到害怕,對再次面對不同療程感到痛苦和難奈。其次也會擔心,若接受一段長時期的治療可能影響工作,進而經濟也出現困難。病患者會為很多原因產生罪咎感,更甚的是對未知的手術和將來要面對死亡感到恐懼。這一切一切背後反映出病患者對再次面對治療的疑惑和憂心,包括擔心經濟壓力及給予家人重擔等。病人此刻最需要的是有人聆聽她的心聲,明白她內心面對的恐懼和擔憂,同時嘗試理解她內心的掙扎和困難。

詩詩仍是單身,還未信主,而且有點抗拒基督教,但因為身邊有很多朋友是基督徒,所以當年發現癌病時,曾試過祈禱求神多給她5年壽命。沒想到以為「能捱過5年便代表痊癒」這幻想破滅了﹗因為她一直都相信自己是完全痊癒了,不會有舊病復發的可能。

幸好詩詩肯把她的憂慮和恐懼告訴我,她對我表示:很怕自已舊病復發,要面對那麼多痛苦的治療,而且再次要放下工作,還得麻煩別人照顧,經濟亦會成為問題,想到未來的日子每天便感到很驚,驚有一天死亡會臨到身上。在關顧詩詩的過程中,她的情緒常常十分激動,表示在懷疑自己舊病復發的日子已經哭了很多,每晚都失眠,感覺自己去到崩潰邊緣。

期間,詩詩突然想到, 雖然自己仍未信耶穌,但卻記起自己5年前曾經向神發出這個祈禱。 她一方面在懷疑神的真實性,另一方面又問神「為甚麼? 這事要發生在我身上?」作為院牧的我,總得要面對這困難的問題。不過我們在回應之先,首要是評估病人發問背後的原因,要知道回應這問題是否能滿足她內心的疑問, 還是讓她抒發自己憤怒或恐懼的情緒。

我們知道病者此刻最需要的,不是甚麼的分析和辯論,而是聆聽、關心、支持和陪伴;給予她時間和空間宣洩內心的不快、對舊病復發的疑惑和憤怒、焦慮及恐懼等等的情緒尤為重要。故此,我當時只在她身邊陪伴、耐心的聆聽、以同理心安撫她,給予她時間抒發心中的鬱結和憂情,而不是與她分析或解答病情及神學問題。

詩詩在鼓勵下再度約見醫生,「懷疑自己舊病復發」的疑團終於得到解答,確診真的是原生位置乳癌於5年後再度復發了﹗我明白這個消息對詩詩來說實在是晴天霹靂,所以一直在她身旁,聆聽她對確診癌病復發的感受和心路歷程,並探索日後再接受不同治療的可行性。她的擔憂之情從而得到一定的紓緩。更感恩她有身邊朋友的鼓勵和支持,幫助她面對未來一連串治療程的日子。

詩詩在休養期間及精神狀態好轉之時,也有出席參加教會聚會。有次她對我說:「我現在不再擔心那麼多了,牧師講得好,他說:不要為明天憂慮。我曾擔心我不夠錢用,但就算今生賺多多的錢,將來都不能帶走,所以我現在不再擔心經濟了,因明天都在神手中;我現在開始讀聖經,學習祈禱和認識神,有精神就返教會聽道,因為聽道心裡感到很舒服,我現在每晚都瞓得好好了。」

癌病的最大威脅是死亡,因此康復後若舊病復發,對病患者的沉重打擊,是難以想象的。因為它是不能預知和控制的,有如將人判了死刑,使病者對死亡的痛苦感覺不時湧現。不論有沒有宗教信仰,人們總容易想到這是否命運註定或被神所懲罰﹗

院牧的臨在,就是要讓病患者的心靈得到關顧、安慰、支持和鼓勵,並且讓病者及家屬認識在神有永生的盼望,死亡不再成為威脅,以致能有更多力量勝過復發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