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婦科病房遇見她

 曾麗桃 沙田區醫院院牧事工  

記得入職院牧服侍不久,有基督徒問我作為院牧,可有為自己訂下目標要帶領多少病人決志信主?似乎在對方心目中,床邊佈道是院牧服侍的主要目的。院牧作為一位心靈關顧者,每天穿梭醫院不同病房,經常遇上各類奇難雜症,以及病人所面對種種轉變的心靈需要。究竟院牧服侍的性質與一般的床邊佈道有何分別?以下的臨床經驗帶給我不少反思。

一天臨近下班,突然接到病房醫護的電話轉介,有一位翌日清早就要接受重大手術的病人B女士需要情緒支援。B女士無宗教信仰,單靠綜援獨力照顧一對二十歲及九歲大的兒女。她已患上子宮癌數年,曾接受治療,可是最近復發,壞細胞擴散至整個膀胱,必須盡快進行切除膀胱手術。是次手術風險極高,甚至會有生命危險。但病人衡量過利害之後,仍決定一試。

院牧在趕往病房的路途上,腦海不斷在想B女士當下的心靈狀態與需要。她可能再沒有明天!她把生命交在醫生手中,心裡卻憂心忡忡!她明天將何去何從?她如何放得下一對兒女?院牧想到這些,頓時提醒自己,務要聆聽B女士的心事、紓緩她的焦慮,好讓她能夠稍為安心休息,預備明早的手術,或許這些才是今次牧養關懷的主要任務。院牧默默為她祈求上主憐憫,也求主使用自己。

病房裡的B女士身體很虛弱,聲音微細,看似心情很低落。院牧自我介紹,表示知道她正準備明天做手術,所以特來關心她。B女士輕輕點頭,似乎明白。她開始慢慢細訴有關病情、手術的風險與家庭背景等。她學識不高,與母親及弟妹的關係不錯。雖然弟妹們各有家庭,但知道大家姐入院後,各人都非常關心,且在經濟及照顧方面都能給予許多實際支援。她已離婚,因從前丈夫經常惡待她和兒女,她為家庭苦忍至女兒十多歲,才經社工協助決定與丈夫正式分開。B女士表示她不怕死,但最記掛一對兒女,因他們已經失去了父親,若再失去母親,叫他們的生活如何是好?弟妹們則鼓勵她要堅強下去,並承諾若她的手術出了甚麼問題,必定代為照顧她一對兒女,說到這裏她又忍不住哭起來!

院牧看到B女士的心靈實在非常疲累,想起「人有疾病心能忍耐,心靈憂傷,誰能承當呢?」便嘗試作出同理回應:……看到你自覺人生好失敗、好苦,一個人擔起整個家,一直付出,將婚姻失敗的鬱悶放在心裡,很不開心;又擔心自己過不到這次手術,更放不下一對兒女,心裡好害怕,感覺無依靠,又自責,整個人很虛脫,像走到絕路,因此很低沈!」B女士不斷點頭,感覺深被明白,大哭起來,院牧表達理解及接納她這些情緒。

原來B女士有告訴兒女們是次手術,只因避免驚嚇他們,沒有告知背後的風險。院牧以她作為母親對兒女那份無微不至的愛為切入點,與她分享這愛的背後乃是因為人是按著上帝的形像被造,這位造物主認識我們,更可以帶領她走每一步。院牧看著B女士的面容稍微平靜下來,便繼續按著她的步伐與她分享福音,以及主深知她的一切恐懼,並鼓勵她無論明天的手術是順是逆,都要將生命和兒女謙卑交託主耶穌。奇妙地,B女士點頭說好,更願意接受院牧帶領她決志,並為她的手術禱告。隨後院牧囑咐她好好休息,且答應明天在手術室門外等候她。院牧看見她的面容真的安定下來,便把握這關鍵時刻,接著鼓勵她:「若你的生命明天真的完結,作為上帝的兒女,主應許我們有復活的盼望,一起交託主!」院牧因為知道當晚B女士的弟妹會與她通電話,便鼓勵她告訴親人關於信主的事,且更進一步探問:「如果天父真的要接你返天家,有需要的話院牧會樂意協助你的弟妹們以基督教儀式為你辦好身後事,好嗎?」她平靜的回答:「好,多謝你!」原來有了真摯與信任的牧養關係,盡管初次接觸,是真的可以觸及敏感的生死對談。結束探訪前,院牧問到她有甚麼說話最想與親人分享?她想了一想,又哭著說:「好多謝他們!」這是B女士在是次探訪中最後和最情深的表達。

翌日,B女士的手術要到傍晚才完成,弟妹們見家姐平安出來,感動得不斷落淚。B女士努力掙開雙眼,認得弟妹與院牧,也忍不住流淚,又伸出疲弱的手緊捉住院牧說多謝。手術後,院牧繼續關心跟進探訪B女士,直至她平安出院,也轉介她和兒女到合適的教會,讓她們有屬靈的家。她的康復之路仍是艱鉅和漫長,還需要很多適應及別人的支持。

這次探訪使院牧獲益良多,深感心靈關顧的服侍,很需要一份對生命的閱讀能力、對苦難的盛載能力,以及靠聖靈而來的穿透力,才能看見自己、別人與上帝。知道怎樣才是與病人的生命相遇,怎樣才有機會幫助對象重建盼望。當B女士面對生命的危機,帶來身、心、靈的種種衝擊時,她的情緒正反映著她的靈性需要。院牧除了要在探訪中臨在,也要不斷評估及回應她的需要,藉著支持、陪伴、聆聽與安慰,逐步讓她從危機中穩定下來,讓她看得見、放得下,安心面對手術。再次想起主耶穌的應許是多麼珍貴!「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

參考書目:

  • 庫柏爾羅斯 《最後一程》香港:文藝,2010。 古倫
  • 《道別、悲傷與安慰》台北:南與北文化,2013。